杜卡,最熟悉的陌生人

普法战争造就了欧洲大陆的一对世仇,这样的对立同样也延续到了音乐艺术世界:在德奥,布鲁克纳、马勒、理查.史特劳斯等人把后浪漫派音乐发展的朝气蓬勃;在法国则有圣桑、弗兰克、佛瑞等人成立国民乐派,将法国艺术特质在自己的音乐阵地发扬光大。国民乐派可谓后继有人,杜巴克、萧颂、丹迪等优秀作曲家都相继出世,而杜卡也是其中之一。
保罗·杜卡(Paul Dukas),法国作曲家和音乐评论家。1865年10月1日生于巴黎。十四岁起,开始尝试作曲;1882年,十七岁的杜卡在完成普通教育之后,进入巴黎音乐学院跟随杜布瓦和吉罗学习;1888年毕业时,杜卡以一部大合唱斩获罗马大奖二等奖。在求学期间,杜卡已经写出一些作品,但他的创作直到1892年才第一次获得公开演出的机会;1897年,他的《C大调交响曲》和交响诙谐曲《小巫师》相继上演,那时起他才被公认为一个作曲家。
杜卡与巴黎音乐学院有着不解之缘,自1888年毕业之后,他先后于1910年-1913年和1928年-1935年两度任该院作曲教授,他的学生中走出了大量的著名作曲家,其中有西班牙盲人作曲家华金·罗德里戈,20世纪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梅西安,以及我们熟悉的冼星海。
杜卡留下的作品并不多,有根据梅特林克的剧作写成的三幕歌剧《阿里安娜与蓝胡子》(1907年)、舞蹈诗《仙女》(1912年)、钢琴作品《拉摩主题变奏曲》(1903年)、《B小调奏鸣曲》(1900年)。杜卡在音乐教育和评论活动中也建树颇丰:1909年,他被任命为巴黎音乐学院管弦系指挥、随后还担任该院的配器和作曲课教授,从1926年开始还兼任巴黎音乐师范学校的教学工作;杜卡也为巴黎的报纸和杂志撰写的评论文章,表达自己对过去及当代作曲家和音乐作品的理解,这些都是研究十九、二十世纪之交法国音乐的重要文献。 
杜卡的音乐贡献还包括他协助圣·桑完成吉罗的一部没有写完的歌剧,他为这部歌剧前三幕的音乐进行配乐。此外,他还参与修订版法国十七、十八世纪作曲家拉摩和库泊兰的作品。另外,他还把圣·桑的《参孙与大利拉》等作品改编为钢琴四手联弹。
杜卡的一生几乎都住在巴黎,他于1935年5月17日在巴黎辞世。
杜卡的创作态度极为谦虚,对自己的要求十分苛刻。他的作品之所以流传下来不多是因为“只要自己稍不满意,他就直接扔进火堆”,所以他仅留有十三首乐曲。其中的《拉贝利》也是因弟子眼明手快,从火堆里抢救出来才得以保全的。
 
 
交响诗《小巫师》
我们曾经介绍过此曲,此时不妨重温一遍。
整曲描述这样一个故事:老魔法师的咒语能驱使扫把去做家务。老魔法师的学徒,只偷学会了一半咒语。某日,老魔法师外出后,小魔法师向扫把施咒,扫把果然顺从地挑起水来...
贪玩的小魔法师玩累之后便倒头就睡,一睁眼才知道自己闯了滔天大祸:扫把不停地挑水已经把整个屋子变成一片汪洋,没学过停止咒语的小巫师情急之下抄起斧子,把扫把一劈两半,没想到扫把一变为二,挑水的速度快了一倍。眼看灾祸难免,千钧一发之际老巫师回来了,念动咒语,制止了悲剧。
 
《小巫师》是根据歌德的叙事诗编成,以愉快的节奏谱写的交响诗,这就是此曲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具有序奏与尾奏的交响性诙谐曲。
序奏是巫师弟子的咒语使得扫把缓缓移动,曲子的情绪逐步涨高,突然定音鼓咚的一声,震动心胸,然后开始水流的诙谐曲;此处杜卡采用他的得意手法—主题展开法,铜管吹奏的音乐表示老巫师回来了,曲调缓慢下来,老巫师念咒,扫把果然停了下来。
此曲创作于一八九七年,杜卡三十二岁时;翌年由杜卡亲自指挥举行公演。交响诗《小巫师》的成功使杜卡成功一跃成为了知名的作曲家。这部作品也因为成为迪士尼经典动画片《幻想曲》的核心片段而变得十分著名。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