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伦茨·弗里恰伊
  • 费伦茨·弗里恰伊
  • Ferenc·Fricsay
  • 1914-1963
  • 著名匈牙利指挥家

 指挥家一般都较长寿,斯托科夫斯基95岁,托斯卡尼尼90岁,蒙特89岁,伯姆87岁,奥曼迪86岁,布鲁诺·瓦尔特86岁,赫伯特·冯·卡拉扬81岁等。也有英年早逝的,如弗里恰伊年仅49岁,他似乎是被人遗忘的指挥大师。

 
他这一生:
费伦茨·弗里恰伊 Ferenc·Fricsay
1914年8月9日—1963年2月20日 ,匈牙利指挥家,20世纪重要的指挥大师之一;生于布达佩斯,15岁指挥乐团演出,初露锋芒;1936年在塞格德开始指挥生涯;1938年任布达佩斯歌剧院指挥、音乐总监,1945年任布达佩斯爱乐乐团指挥;1947年在萨尔茨堡音乐节代替奥托·克伦佩勒指挥,大获成功;1950年他首次在英国亮相,1953年赴美国首次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1961年在奥地利获教授学位,著有《莫扎特与巴托克》一书;1963年2月20日逝世于瑞士;弗里乔伊1949--1961年的历史录音虽是Mono之作,却是珍贵的音乐史料。
弗里乔伊在布达佩斯音乐学院学习,之后在军队里面当乐长,后来还在赛格当乐队长。 后来他以乐队长和指挥的身份前往布达佩斯和维也纳国家歌剧院。
弗里乔伊成名于1947年,在当年的萨尔斯堡音乐节上代替奥托·克伦佩勒指挥《丹东之死》。1949年弗里乔伊成为柏林市立歌剧院首席指挥。但他很快就离开了,转而到了柏林美占区电台交响乐团(柏林RIAS广播交响乐团)上任,直至1954年。
1956年到1959年他成为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音乐总指导,从1961年起同时担任柏林广播交响乐团首席指挥和柏林德意志歌剧院艺术总监。费伦茨·弗里乔伊是指挥界第一位"媒体明星",很早便涉足广播和唱片录制。1949年他为德国唱片公司录制第一张LP,曲目是柴科夫斯基的交响曲,而且是立体声录音的先驱人物。
虽然他早逝,但他为后世留下了超过200部经典作品,并且从1948年起,将柏林美占区电台交响乐团(柏林广播交响乐团)提升到可与柏林爱乐乐团并立的地位。出名的录音有,和戈扎·安达合作录制的巴托克三首钢琴协奏曲,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和三重协奏曲。费伦茨·弗里乔伊是剧院导演安德拉斯·弗里乔伊的父亲,后者曾导演彼得·马斐的《塔把鲁加》。
 
他牛在哪:
1914年8月9日,弗里恰伊(Ferenc Fricsay)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父亲是军乐队指挥,在家庭音乐环境熏陶下,弗里恰伊从小就喜爱音乐,而且才智过人。
弗里恰伊学于布达佩斯音乐学院,导师都是匈牙利著名的音乐家巴托克、科达伊、恩斯特·多纳尼和韦纳(L.Weiner)等。在校期间,弗里恰伊勤奋好学,刻苦钻研,几乎学过所有的管弦乐器,为他日后从事指挥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5岁那年,弗里恰伊代替父亲指挥军乐队广播演出,初露锋芒,才能过人。19岁在匈牙利南部城市塞格德开始了他的指挥生涯。25岁的弗里恰伊被聘为布达佩斯歌剧院指挥,后晋升为音乐总监。并兼任布达佩斯爱乐乐团指挥。由于封闭自守,与世隔绝,二战前弗里恰伊的名声不为人知,二战后他才有机会在国际乐坛上大显身手。
1947年萨尔茨堡音乐节准备首演艾内姆的歌剧《丹东之死》,指挥克伦姆佩勒突然病倒,弗里恰伊临阵受命代替指挥演出,大获成功,弗里恰伊也就一举成名。翌年重临指挥演出马丁的神剧《药酒》。
1949年又3度登临萨尔茨堡音乐节,指挥演出奥尔夫的歌剧《安提戈涅》。此后,他在国际乐坛演出频繁,先后出任柏林美军占管区广播交响乐团(RIAS 即柏林广播交响乐团前身1949—1954)、柏林德意志歌剧院(1948—1952)、慕尼黑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1956—1958)、等指挥或音乐总监。活跃于西柏林的弗里恰伊和东柏林的凯尔伯特(J.Keilberth),两人近在咫尺,却遥遥相对,成为当时东西柏林指挥界的两大巨匠。
1950年,弗里恰伊首次在爱丁堡音乐节亮相,成功指挥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1953年,首赴美国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音乐会。次年,弗里恰伊出任美国休斯敦交响乐团指挥,但1年后辞职回到欧洲。1961年,他在奥地利获取音乐教授头衔;著有有《莫扎特与巴托克》一书。
弗里恰伊的最后一场音乐会是1961年9月7日在伦敦指挥伦敦爱乐乐团演出贝多芬《第7交响曲》,全场Standing Ovetion,向大师致敬。1963年2月20日,弗里恰伊因癌症病逝于瑞士巴塞尔。
弗里恰伊是20世纪优秀的音乐会和歌剧指挥家,擅长指挥莫扎特、贝多芬以及一些现代作品。尚需一提的是他还长期担任DG唱片公司音乐总监,并录制有他指挥的唱片,1994年DG推出《弗里恰伊肖像》CD系列(10CDS 445 400-2),收有他1949—1961年的历史性著名录音,虽是Mono(单声道)之作,却是珍贵的音乐史料。
2008年推出的《回忆弗里恰伊》(Medici Arts DVD 3078528)是弗里恰伊唯一的影碟,在介绍大师不屈不挠的一生过程中,穿插了大师指挥斯图加特广播交响乐团(1960)、柏林广播交响乐团(1961)、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1957)、柏林德意志歌剧院乐团(1961)、巴伐利亚国家乐团(1958)等排练斯美塔那《伏尔塔瓦河》、杜卡《小巫师》、瓦格纳《齐格弗里德牧歌》(1957)、莫扎特《唐·乔万尼》(1961)、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序曲等精彩片段。
他是徒手指挥,手势不是很规范,却很形象,采用讲故事的排练方法是一大特点。他要求苛刻严厉,一丝不苟,尽善尽美,不放过任何音乐演绎上的瑕疵。
 
 
听他什么:
贝多芬 第九交响曲“合唱”Symphony no.9 in D Minor
版本:Ferenc Fricsay, BPO, 1958
发行时间: 1958年
弗里乔伊是匈牙利20世纪最伟大的指挥家,他在五六十年代在DG公司留下了不少录音,他执掌的柏林广播交响乐团在德国的人气已直逼柏林爱乐乐团,他的巴托克、德沃夏克、贝多芬乃至莫扎特都是极棒的演绎。
这张录音的重要性,在于它是DG在进入立体声时代初期(1957-1958年)的里程碑录音之一,乐团不仅动用了柏林爱乐,四位独唱家皆是当时就实力而言最具人望的选择,早期立体声录音效果亦令人非常满意(个人认为此张效力等同于他那张著名的德九)。
另外,补白部分也收录了从LP大禾花系列直接转录下来,首度以CD型式发行的“艾格蒙特”序曲,同样是很有艺术价值的演出。
这位功力非凡的匈牙利人指挥柏林爱乐的贝九完全摈弃德国乐团常有的缺点,既继承发扬了宽厚的音色,又能带出更多的清新气息。乐句的层次线条清晰分明,完全没有过分的雕琢和凝重。
尤其是在末乐章中,弗氏的功力表露无遗,层叠递进,高潮迭起。几位领唱者表现出色,菲舍尔-迪斯考作为弗里乔伊重点栽培的对象在这次演出中十分争气,特别是合唱进入前的一段男中音引子宣叙调,菲舍尔-迪斯考的气魄会使人为之一振——这个版本给立体声时代的《合唱》开了个好头。
指挥系列
 
EMI 编号:EMI CLASSICS/IMG ARTISTS CZS 5 75109 2
杜卡斯:《魔法师的学徒》 柏林广播交响乐团 1961年11月14日 柏林 Grosser Sendesaal
科达伊:《加兰塔舞》 维也纳爱乐乐团 1961年8月 萨尔茨堡音乐节
肖斯塔科维奇:《第九交响曲》 柏林美占区广播交响乐团 1954年4月30日&5月3日 柏林
欣德米特:《威伯主题交响变形曲》 柏林美占区广播交响乐团 1952年6月3日-4日 柏林 Jesus Christus Kirche
约翰·斯特劳斯:《艺术家生活》 柏林美占区广播交响乐团 1950年6月6日 柏林
贝多芬:《莱奥诺拉序曲第三》、《第三交响曲(英雄)》 柏林广播交响乐团 1961年2月5日 柏林
莫扎特:《女人心》序曲 柏林美占区广播交响乐团 1951年1月18日 柏林
“20世纪伟大指挥家”系列是IMG Artists和EMI Classics之间的一个联合项目。第一批投放市场后,如果反响良好,就证明该项目是值得继续的。在这两张一套的费伦茨·弗里恰伊(1914-1963)专辑里,指挥家率领他的亲兵演奏了大量管弦乐作品,其中不乏真正有价值的演绎。
弗里恰伊的职业生涯在他即将年满50岁时悲剧性地终止了,他留下了许多质量上乘的珍贵录音,本专辑收入了其中的一部分。他的音乐会因其对传统、规范的古典曲目大胆、创新的重塑而著名,从这套唱片中就能窥斑见豹。比如1954年他指挥肖斯塔科维奇创作于1945年的《第9交响曲》,在这部当时仍被看作是“新音乐”的作品中,弗里恰伊的演绎可谓活力四射。这套唱片的录音完全可以接受,唱片中几个1950年代的录音比其同时期的其它录音要好一些。
第一张唱片由杜卡斯的《魔法师的学徒》开始,指挥家敏锐的判断,色彩丰富的戏剧效果,加上1961年的录音保证了它的音效,这些都使其成为了一次非凡的演释。同样的评价也适合于接下来魅力十足的《加兰塔舞》。弗里恰伊似火般热情的演绎使这部凝聚了作曲家巨大灵感的辉煌作品更加壮丽。
跟着是欣德米特的《威伯主题交响变形曲》 ,然而这是1950年代早期的录音。问题出来了,这部原本灿烂而有趣的作品并没有给人留下什么印象。从这一点上说,预期的购买者冒了一次险。问题当然与艺术家的演绎无关,虽然人们有理由怀疑战后的柏林开展音乐活动的客观条件,但弗里恰伊的大师水准和与之合作的天才音乐家们使这一切担心成为多余。毛病出在录音上,模糊的录音使我们无法抓住音乐的灵魂。这的确是个遗憾,因为事实上在这个演绎中,弗里恰伊营造出来的激烈的节奏真是恰到好处地满足了作品的需要。第一张唱片上的补白曲目——约翰·斯特劳斯的《艺术家生涯》——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
第二张唱片上贝多芬作品占了较多时间。同样,它们的录音效果也不甚理想。《莱奥诺拉序曲第三》的演绎激动人心,张弛平衡把握得极有分寸,人们可以发现分句的微妙处理敏感地影响了感情的变化。除此之外,就一无是处了。
整套唱片中份量最重的就要数伟大的《英雄交响曲》了,但它的开头却不顺利,第一下和音竟然不连贯,虽然很快就改善了。总的来说,新近的录音大多倾向于较快的节拍,这样做的目的是出于音乐处理的需要。相比之下,弗里恰伊的处理有一点拖拉(各人口味不同),但它却也为乐曲积聚起力度,并在著名的慢乐章——葬礼进行曲——中爆发出悲剧性的庄严。乐队在后两个乐章中有着值得称颂的活力,谐谑曲中的柏林号也因为他们的指挥而赢得了巨大的声誉。
莫扎特的《女人心》序曲是作为补白出现的,如果这个1951年的录音能够稍微减少一点对音调的关注的话,那它就可称得上是完美了。整套唱片附有翔实、优秀的文字说明,生产标准极为严格。重申一次,这套唱片旨在重现被记录下来的声音,它们的音质有好有坏。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