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塔尔·多拉蒂
  • 安塔尔·多拉蒂
  • Antal Dorati
  • 1906-1988
  • 著名美国指挥家

他曾在自己的指挥生涯中,与四个美国重要的交响乐团进行过合作。而更重要的是,他在与这四个乐团合作时,都不同程度地扭转了乐团所处的低潮而使之产生了新的变化。

安塔尔·多拉蒂:

Antal Dorati 1906年-1988年,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1924年,在布达佩斯音乐学院毕业后,28岁的多拉蒂就以指挥家的身份在布达佩斯皇家歌剧院开始了他的指挥生涯。1935-1945年期间,他出任蒙地卡罗俄罗斯芭蕾舞剧团指挥,率团赴伦敦、纽约、澳大利亚以及欧洲各地巡回演出。1937年,多拉蒂首次赴美国华盛顿指挥演出。1941年入美藉,并被聘为纽约歌剧团音乐总监。

多拉蒂于1945年移居美国,任达拉斯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兼指挥。1962年,多拉蒂首次在英国皇家歌剧院指挥演出。翌年被聘为英国BBC交响乐团首席指挥。1966年,他成为瑞典斯特歌尔摩爱乐乐团首席指挥。晚年,多拉蒂仍然兴致勃勃地活跃于国际乐坛,他是德国匈牙利爱乐乐团名誉主席。1967年起先后任美国国家交响乐团、英国皇家爱乐乐团、美国底特律交响乐团等指挥。1970-1973年他指挥匈牙利爱乐乐团录制的《海顿交响曲全集》(Decca出品),是唱片史上的珍贵之作。他的诠释风格很富有动力,且带歌唱性,这是多拉蒂指挥的特色。

他牛在哪:

多拉蒂曾在自己的指挥生涯中,与四个美国重要的交响乐团进行过合作,而更重要的是,他在与这四个乐团合作时,都不同程度地扭转了乐团所处的低潮而使之产生了新的变化。先说达拉斯交响乐团,这个乐团创建于1900 年,初建时规模很小,实际上仅是一个35 人左右的室内乐团。后来,这个乐团在一些名指挥的领导和培训下,无论从规模还是业务上都有了一定的发展,然而战争的来临却给它带来了不小的厄运,乐团一度跌到了不景气的低谷当中,就在这时,多拉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45 年担任了这个乐团常任指挥,他以指挥大师的稀有胆魄和能力,重新改组了这个乐团,并凭借着自己的严格训练,将这个乐团的水平提高到了世界一流的高度上,而且还将乐团的规模扩大到了四管编制。并首次与美国无线电公司(即RCA公司)建立了联系,由这家公司出版录制了很多的唱片。除达拉斯交响乐团之外,多拉蒂与其它三家美国乐团的合作也有很多值得一提的地方,例如明尼阿波利斯交响乐团,多拉蒂是于1949 年接任著名指挥大师米特罗普洛斯的职务而担任这个乐团的常任指挥的。在上任以后的时期中,多拉蒂以其特有的干练和才能,很快就为这个乐团赢来了建团史上的第二个“黄金时期”。而对于华盛顿国家乐团和底特律爱乐乐团来说,这方面的业绩也是显而易见的,他在华盛顿国家乐团。期间,曾使这个乐团的水平得到了很快的恢复与提高,并指挥该团为英国著名的迪卡唱片公司录制了数量可观的唱片。而在底特律交响乐团,他也同样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其中不但与迪卡唱片公司签定了长期的录制合同,还使这个原处于中等水平的乐团一跃成为受人瞩目的名乐团,而多拉蒂本人也因此在1981 年被该团授予了“桂冠指挥家”的称号。

多拉蒂是一位艺术造诣深厚的指挥大师,这一点是人们都已公认的事实。在指挥风格上,他是一位富有激情的指挥家,而且有着极为突出的行情性,很多评论家都认为他的指挥带有着十分旺盛的精力和强烈的动力感。由于他很擅长指挥歌剧和芭蕾舞音乐,因此他的指挥在音乐的色彩感和歌唱性,以及对音乐戏剧性的揭示上都非常的富有特色。传说他对音乐色彩的听觉能力极其敏锐和准确,而且在对乐曲节奏等方面的控制上也非常的精致和生动,这一切,都是他在指挥乐曲时所表现出的最为突出的特色。

多拉蒂在艺术上的另外一大特点就是体现在对匈牙利风格音乐作品的出色演释上,多拉蒂早年在布达佩斯音乐学院学习期间曾深深地受教于巴托克和柯达伊,这两位大师对多拉蒂身上的鲜明的民族风格的形成起到过极为关键的作用,成名之后的多拉蒂,更是将这种难得的风格始终保持在自己的身上,在他的指挥曲目中,匈牙利作曲家的作品是其最为拿手的,尤其是对于巴托克来说,其意义就更加重大了,现如今他已被人们誉为世界上最具权威性的已托克作品指挥专家了,除此之外,他对于李斯特和柯达伊等人的作品,都是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演释能力的。

多拉蒂除了在一生中频繁地指挥世界各大交响乐团和歌剧院举行演出以外,还是一位以灌制唱片而闻名的指挥大师,在这方面,有许多成就都被人们认为是独一无二的,例如他曾经指挥匈牙利爱乐乐团录制过海顿交响曲的全集,这项工程包括海顿的120 多首交响曲,这样的壮举的确是令人惊叹的。此外,多拉蒂所录制的唱片还是被选中为“天碟”最多的唱片。比如水星唱片公司某次发行的20 多张天碟中,多拉蒂指挥录制的就占了多一半,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在这些唱片中,有许多都是极其珍贵和出名的,例如巴托克的《管弦乐协奏曲》、李斯特的《六首匈牙利狂想曲》和柯达伊的《哈利·亚诺什组曲》等等,都是属于这种范畴之内的。

多拉蒂不仅是一位出色的指挥大师,而且还是一位很有成就的作曲家,在这方面,他曾作有包括交响曲、大提琴协奏曲、大合唱、弦乐四重奏和芭蕾舞音乐等多种音乐体裁的作品,由此看来,他确实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

多拉蒂已被人们看作是本世纪内对世界音乐艺术做出重大贡献的伟大指挥家之一,这种贡献除了表现在对匈牙利音乐的介绍和传播方面,更为重要的则是体现在对整个世界音乐艺术的推动和发展方面所起到的特殊作用,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观察的话,那他今天在人们心中所获取的地位就应该是当之无愧的了。 

听他什么:

82岁去世的匈牙利指挥大师安塔尔·多拉蒂是唱片史上录音最多的指挥家之一,他的录音大致属于两个牌子:MERCURY和DECCA,前者隶属PHILIYPS旗下,现在统归DECCA所有。资深发烧友几乎都收藏了MERCURY的“发烧天碟”,其中至少有超过一半是多拉蒂的杰作,他的阐释作品的全面性使他既为德沃夏克和巴托克的权威,又占据新维也纳乐派及斯特拉文斯基的经典宝座。在每次聆赏多拉蒂的“高保真”音响效果之后,经常有乐友总会感慨道:多拉蒂的录音鲜有败笔,只可惜留下的还是太少。

2006年,为纪念多拉蒂百岁诞辰,DECCA唱片公司出版两套专辑:一为MERCURY牌子的5张,一为DECCA牌子的6张。前者当然都是已发行过CD的“绝世名版”,后者则主要以“首版CD”的珍贵录音组成。

这套纪念专辑(DECCA 4757615DC6) 除了加强聆听者对多拉蒂作为匈牙利音乐、美国音乐和斯特拉文斯基的权威诠释者的进一步认同之外,还有意揭示指挥家在解读其他民族和流派音乐作品的独特性,比如法国音乐和约翰·施特劳斯等。我们还发现,入选录音所涉及的乐团并没有与多拉蒂“天作之合”的伦敦交响乐团和明尼阿波利斯交响乐团,而是底特律交响乐团、匈牙利爱乐乐团、皇家音乐厅乐团、巴斯勒交响乐团、拉穆勒音乐会乐团、华盛顿国家交响乐团、伦敦爱乐乐团等。

不过很有趣的是,即使在多拉蒂最擅长的领域,唱片公司也没有祭出著名的经典版本,而是选择指挥家晚年的最新录音,比如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完全是不同于老录音的别开生面,充满新的气象、新的能量和新的节奏特性,这应当是多拉蒂常年感悟的结果,对于深入理解这部现代主义的“开山之作”大有裨益。当然,我们也可以说,《谐谑幻想曲》和《音乐之神阿波罗》是多拉蒂的斯特拉文斯基的新亮点,其中的优美性显然比节奏性更加迷人。

在对巴托克和科达伊的诠释上,也许有人会更留恋MERCURY的录音,这丝毫不足为奇,需要指出的是,多拉蒂在DECCA的录音不仅是“新”的问题,它的圆熟程度更高,结构更有着经过深思熟虑的严谨性,当然,在刻画音乐的细节方面也更为精美考究,这在巴托克的《乐队协奏曲》和科普兰的《牧区竞技》上尤其明显。不过我对巴托克的《舞蹈组曲》是不太习惯的,对音色美的追求导致动力感减弱,整体气氛多显平淡呆板。

脍炙人口的比才《卡门》第一、二组曲和柴科夫斯基的《意大利随想曲》在这里同样新意纷呈,绝佳的录音支撑了音乐色彩的斑斓,多拉蒂总是高潮迭起,把可听性提到最强,可以说在任何地方都无法停下来。理查·施特劳斯的《唐·璜》同样是管弦乐色彩的盛宴,音响层次感更是好过MERCURY的录音,尽管那是和全盛时期的伦敦交响乐团的合作。

其实本套专辑里最使人兴奋的是多拉蒂演奏的约翰·施特劳斯和瓦格纳,虽然只是区区三首小曲,却大有回味余地。《美丽蓝色的多瑙河》和《美酒、女人和音乐》不仅洋溢着畅美的歌唱性,而且乐曲的细部结构静谧而微妙,呈现出超越时代的端倪。《沃坦的告别与魔火音乐》同样以细腻取胜,充满情感的纠缠和悲愁的克制,是德国指挥家克劳斯·滕施泰特之后我所听到的最感人肺腑之作,我几乎忘记这是一个美国乐团演奏的。有同感的还有多拉蒂指挥同一乐团演奏的德彪西《夜曲》和《伊伯利亚》,虽然缺少一点空灵轻柔,但厚重中不失透彻,高调中又不乏抒情的意味,应当说是个性比较突出的演奏。\比较珍贵的录音还有Leo Weiner的《匈牙利乡村舞曲》,多拉蒂的录音可以称得上是孤本。这是绝对不可错过的宜人动听的乐曲,风格介于科达伊和巴托克之间,为什么没有在音乐会上流行实在想不通。

或许这套专辑里最有价值的曲目是多拉蒂本人作曲的双簧管与弦乐队的《三联画》,这同样是“首版CD”,我们可以在唱片说明书里看到多拉蒂当年手持该曲密纹唱片时心满意足的照片。正像威廉·富特文格勒和保罗·克雷茨基一样,多拉蒂也颇以自己的作曲天赋自豪,他希望人们称他是“会指挥的作曲家”,而不是“会作曲的指挥家”。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