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雷尔·安切尔
  • 卡雷尔·安切尔
  • Karel·Ancerl
  • 1908-1973
  • 著名捷克指挥家

 最让小编流泪的古典音乐旋律是斯美塔那的《Volta》,如果非要说哪位牛指对这段旋律有第一无二的情感,那应该是他。

卡雷尔·安切尔(Karel·Ancerl,1908年4月11日—1973年7月3日),伟大的捷克浪漫主义指挥大师与不屈的文化战士。1908年出生于波西米亚的图卡佩,早年入布拉格音乐学院学习,后师从赫尔曼·谢尔辛(Hermann Scherchen)和瓦克拉夫·塔利契(Vaclav Talich);二战的爆发中止了他在布拉克电台的任职并被送到南波西米亚林区做工;出于政治目的,他曾作为音乐指挥出现在纳粹的宣传影片中;此后被送进了臭名昭著的奥斯威辛集中营,他是家族中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人;战后他组建了当时的捷克广播交响乐团和捷克爱乐乐团,1969年被聘为多伦多交响乐团首席音乐总监和指挥;1973年逝世。

他这一生:

1926年,他进入布拉格音乐学院,正式开始了音乐生涯。 首次和捷克爱乐乐团的合作是在1930年6月24日的布拉格音乐学院的毕业音乐会上,当时这位年青指挥家介绍了自己的作品,《为大型管弦乐团而写的小交响曲》。Karel Ancerl分别师从Pavel Dedecek和Jaroslav Kricka学习指挥和作曲,并在Alois Haba学习班里学习四分之一音学。在音乐学院毕业以后,他放弃了对于作曲事业的追求,并集中于自己将来的指挥事业上。

1933和1934年间,Karel Ancerl是Vaclav Talich的大师班的学生,在那里他获得了非常整体的训练。他从在布拉格解放剧院的首席指挥开始踏入音乐界。同时,他也是布拉格电台的指挥和音乐总监。当时为捷克爱乐乐团的总监的Vaclav Talich很快就发现Karel Ancerl很有特殊的指挥才华,就给予他指挥捷克最好的乐团。他当时主要负责演出当代捷克作曲家的作品。这正如Vaclav Talich所知道的一样,他对于此感到非常熟悉。

1935-1937年,他除了多次指挥捷克爱乐乐团为布拉格电台演出录音以外,有五次他与乐团出现于五场音乐会上。

在纳粹入侵后不久,他被关进了Theresienstadt堡监狱内。尽管在那里,但是他并没有与音乐分开来。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之下参与很多音乐制作。他此后在Auschwitz种族清洗集中营中奇迹般地生还。

在战后,他返回指挥台上。开始时是在布拉格电台交响乐团,并在1947年9月1日成为其音乐总监。同时,他成功地在布拉格五月五日歌剧院制作一系列大型歌剧演出。在1947年4月14日,他再次指挥捷克爱乐乐团。在数位首席指挥Rafael Kubelik(离开并流亡国外),Vaclav Neumann的昙花一现和Karel Sejna后,在1950年秋天Karel Ancerl成为该乐团的首席指挥,尽管他要到1956年被官方委任后才成为正式首席指挥。

此后,捷克斯洛伐克杰出的光辉历史篇章就是Karel Ancerl的时代。这并不只是他领导捷克爱乐乐团的高演奏水平,更多的是实质地使其成为世界知名乐团。他带领乐团出访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日本和印度(1959),美国和加拿大(1965、1967)和其他国家演出——他实质地扩大了其乐团的曲目范围至包括了众多的当代伟大作品。并且出版发行了很多录音,其中不乏获得了世界享有声望的奖项。

1969年5月28日,Karel Ancerl最后一次与捷克爱乐乐团演出。不久之后,他为了抗议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而离开祖国;他定居加拿大,担任多伦多交响乐团常任指挥,并于1973年7月3日在当地去世。

20年后的1993年,逝世已20年之久的大师遗骨终于在其夫人的护送下回到祖国,5月12号下葬布拉格。

他牛在哪:

在近代捷克指挥家当中,除了拉斐尔·库贝利克恐怕没有人能与卡雷尔·安切尔相提并论了 。

安切尔第一次值得注意的录音是在1950年,很多前苏联艺术家们当时都喜欢到布拉格录音,4月26日,安切尔指挥捷克广播交响乐团与著名小提琴家大卫·奥伊斯特拉赫和捷克大提琴家米洛斯·萨德洛(Milos Sadlo)合作演奏录制了勃拉姆斯的双协奏曲。沉默寡言的大卫给安切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为捷克音乐家,与约瑟夫·苏克合作演出对安切尔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我们可以从“Supraphon”的唱片中找到三部了不起的杰作:门德尔松、布鲁赫和德沃夏克的小提琴协奏曲。尤其是“德沃夏克小协”和后面补录的F小调浪漫曲,安切尔成功地捕捉到了乐曲中隐含的那种美妙。另一首苏克祖父的作品“G小调幻想曲”,安切尔和苏克配合默契,双方都从曲中漂浮不定的旋律内感悟到了一种本能的亲和力。但是真正令人感到吃惊的到是奥地利作曲家阿尔班·贝尔格(Alban Berg)的小提琴协奏曲,整个乐曲弥漫着安切尔特有的温暖,这种温暖与苏克朴实甜美的琴声水乳交融,有如清泉般甘醇。

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交响曲,当然是所有捷克乐团演出曲目中必不可少的经典。但安切尔并不是简单地“随机存取”。他的演绎让这部美丽动人的作品更加深情。乡愁与渴望表现得更加真实。顺便一提,在DG的唱片目录中我们还可以发现安切尔指挥捷克爱乐合唱团录制的另一部德沃夏克作品《安魂曲》,这是部与自新大陆交响曲迥然不同的作品,德国著名歌唱家菲舍尔.迪斯考参与了这场演出,惊心动魄的演唱会融合了荣耀与悲哀,这在安切尔的演绎中是极为罕见的例外。对于另一位捷克作曲家莱奥什·亚纳切克(Leos Janacek),安切尔可以推荐的演绎是《格利高里弥撒》,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版本能够超越安切尔在“Supraphon”的那个录音。极端戏剧化的合唱和独唱洋溢着地地道道的捷克风味。扣人心弦的录音气度恢弘。

安切尔1964年的马勒第一交响曲也是一部非同寻常的演绎,他那种插曲式的处理听起来一点也没有凌乱和松散感,坚实紧凑之中透射出温暖的情调。所“搭录”的理查·施特劳斯的《蒂尔恶作剧》同样出色,生气勃勃的交响性叙述戏剧般高潮迭起。

20世纪60年代中期,波兰出生的英国小提琴家伊达·哈恩戴尔(Ida Haendel)曾去布拉格与安切尔合作录制过拉罗的小提琴协奏曲《西班牙交响曲》,不幸的是当时的捷克录音师们将话筒放得过于靠提琴手,使得伊达原本丰满的音色听起来不太招人喜爱,琴声粗而过于性格化。不过这种方式反而适合另一首小提琴曲的演奏,即拉威尔的《茨冈》。伊达精湛的演奏不时喷发出灼热的吉普赛之火。此外“搭录”的哈特曼提琴曲《Concerto funebre》则由匈牙利提琴家安德雷·盖尔特莱尔(Andre Gertler)演奏。这是个平衡控制极佳的录音。

波胡斯拉夫·马迪努(Bohuslav Martinu)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在唱片中极难寻觅,安切尔的处理显得过于冗长,特别是在慢乐章部分。然而听起来倒是十分的迷人。需要提到的是它后面配录的《花束》(Bouquet Flowers),这是部极其难得的捷克民间诗情音乐画卷,其演奏紧扣诗韵,特别是声乐部分:独唱、童声部以及合唱有如春天般明媚动人。尽管是单声道录音,但无论从哪方面看它都是一部杰出的音乐录音文献。

安切尔录制的普罗科菲耶夫CD唱片包括了他1955年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单声道),担任钢琴演奏的是当时苏联著名钢琴家里赫特,这是张罕见的唱片,两位艺术家非凡的技艺造就了这张迄今为止难以超越的经典范本。第二钢琴协奏曲则由巴格洛娃担任钢琴演奏(立体声)。紧接着录制的《古典交响曲》以其优美、雅致和令人信服的精确感获得评论界一致认可。听听高音提琴进入小广板那一段,其精准几乎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此外,安切尔指挥录制的《罗密欧与朱丽叶》CD则是摘自他1959年灌制的LP, 转制后音效仍然不错,安切尔很好地把握住了普罗科菲耶夫极具个性的抒情感,加之捷克乐团微妙的叙述性演奏使这个版本成为别具一格的唱片。其配搭的《彼得和狼》更是妙趣横生,活泼而幽默。

安切尔的斯美塔纳作品中影响最深的当然是《我的祖国》,这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奏。浓郁的捷克风情和戏剧色彩是它经久不衰的艺术生命力之所在。第三段“莎尔卡”的欢愉和第六段“布兰尼克”的庄严与兴奋都是无与伦比的。自然流畅的线条没有丝毫的夸张。

也许没有人会将安切尔与斯特拉文斯基联系起来,其实安切尔早在1947年就已录制过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了,他的《彼得鲁斯卡》显示出令人吃惊的斑斓色彩,他在狂燥不安的《春之祭》中所激发的兴奋会让人久久难以平静。这两部作品的节奏都控制得异常漂亮,逐渐凝聚起来的张力到曲终时呈现出极其恢弘的戏剧效果。20世纪60年代中期录制的《诗篇交响曲》虽然布拉格爱乐合唱团的演唱过于煽情,安切尔奇特的指挥节拍又显得有些松弛;但紧接着捷克人演奏了一部经典演绎:《俄狄浦斯王》,这个版本被公认超过了斯特拉文斯基本人的演奏版。独唱与合唱都极为出色,凭借这些实力,这张唱片因此而获得法国唱片大奖(Grand Prix du Disque)。除此之外,那些拥有本作品早期LP唱片的藏家得注意了,LP结束时丢失的两个音符已在CD中得到了更正。

安切尔以他对音乐的理解营造出了独特的音乐效果,并将这些效果应用到他所指挥的交响乐团中;他特别擅长利用戏剧的情节插入来增强大型作品的韵律,从而让人感受到音乐中永无止境的魅力。

战争使安切尔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并给他留下了永远的伤痛,正因为如此,他音乐中的梦境正是他内心深处真实的归宿。

1969年5月28日,Karel Ancerl最后一次与捷克爱乐乐团演出。不久之后,他为了抗议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而远走他乡,从此与祖国生死相隔。

“布拉格之春”事件成为了大师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多伦多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的头衔再也没有找回音乐给他的快乐与安慰——1973年7月3日,在与绝症搏斗了8个月之后,这位不屈的音乐战士走完了65年辉煌又悲怆的音乐人生。

他的唱片:

EMI 20世纪大指挥家系列唱片品评——卡雷尔·安切尔专集

演奏: 捷克爱乐乐团(肖斯塔科维奇,诺伐克,克雷吉,雅纳切克,马恰)、维也纳交响乐团(斯梅塔纳,德沃夏克舞曲)音乐厅管弦乐团(德沃夏克交响曲)

录音地点: 布拉格鲁道夫音乐厅, 1964年4月10日(肖斯塔科维奇),1957年10月2日(克雷吉),1961年5月22-24日(雅纳切克),1968年6月19日(马恰);布拉格多莫维纳录音室, 1950年12月12日(诺伐克);维也纳厅及大厅, 维也纳爱乐厅,1958年2月8-10日,1958年11月(斯梅塔纳,德沃夏克舞曲);阿姆斯特丹管弦音乐厅,1970年1月28日(德沃夏克第八)

唱片编号:EMI CLASSICS CZS5 75091 2

录音曲目

CD1:肖斯塔科维奇:节日序曲

诺伐克(NOVáK):在塔特拉山

克雷吉(Krejcí):弦乐小夜曲

雅纳切克:塔拉斯·布鲁巴

马恰(Mácha):简·雷切里克主题变奏

CD2:斯梅塔纳:伏尔塔瓦河

德沃夏克:第八交响曲、斯拉夫舞曲

马替努(Martinu):第五交响曲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