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乐会友
访田楠
赞个 踩脚

3.jpg

 

王勃 王子安在他的名篇《滕王阁序》里写过这样的话:十逊休假,胜友如云;千里蓬迎,高朋满座…从此,“胜友如云”就成了文人骚客不论在现实还是梦境,最向往的盛景了。留洋回国任教中央音乐学院的合作钢琴家田楠老师,初秋时节在央音的音乐厅举办的盛乐荟友音乐会,寓意是否在于此,那就跟小编一起听听她自己怎么说吧。

她说:“‘胜友如云’是说才华横溢的朋友多如烟云,我自然也想志同道合的朋友五湖四海来相聚;但自己毕竟是位音乐工作者,还是要以音乐说话。所以不论是‘友’还是‘乐’,前面配不配的起这个‘胜’字才是目前自己该认真考虑的事。别人可以感‘叹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但我要做的是‘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做出好音乐,交友全世界。”

 

4.jpg

 

她说自己眼中的‘盛乐’就是具有多样性、但可以构成共鸣的乐音。她刻意强调是乐音不是音乐,因为世上没有任何一种音乐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我们更应该尊重的是音乐本身,让音乐本身满意,自己只是传递者。挖掘音乐本身,是首要任务,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有时候有点儿像破案,一环套着一环;但亦有不同,音乐不是在探求事实真相,它更需要想象力、知识储备、艺术修养等多方面的积累与沉淀。作为合作钢琴家,与对方合作,就要了解对方的音乐,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如何回应,如何能更好的诉说出音乐自己想说什么……“音乐就是在找共鸣,所以盛乐会友亦在找共鸣!!!”田楠笃定的说着。

她说,第一场在央音音乐厅的“圣乐会友”是一次收获颇丰的尝试,最大的惊喜是:走出校园之后,又一次久违地在舞台上找回了每个参与者能在彼此的音乐表达中获得的那种淋漓沟通的尽兴感——那种没有预设的畅快感。就像你关了导航、扔了地图,信马由缰地置身于一片未知的花海,自己并不知道下一个转弯会遇到什么,但会坚信每个定格都会是张明信片。

 

6.jpg

 

在她心中,“盛乐荟友”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音乐会系列,而是要创造一个‘概念’,让更多的音乐人和爱乐人去理解,能体会这种没有预设的畅快感。

“如何实现呢?”她解释说:“首先自己诠释的音乐要有独立性:前面说了音乐是在找共鸣,但共鸣的前提是彼此都得有属于自己的东西,先‘立’住了自己,才能跟别人对话——独一无二的自己是那个‘1’,没有它后面跟再多的‘0’都毫无意义。”

所以生活中,她养猫、品莫奈的画;珍惜一切独处的机会,思考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诠释的音乐是什么。

 

2.jpg

 

“了解自己是第一步,跟着就是‘交流’,彼此之间有话可说。”她说,“合作家钢琴家尤其需要有倾听的能力,要能听懂音乐伙伴想说什么;此次和上次想说的有什么不同;洞察之后能否做出回应…做到所有,才能体会‘诠释音乐时的及时感’。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音乐也是一样——音乐家不可能每次都诠释的一模一样;否则就是机器,是AI(人工智能),那是很可怕的事情,因为真到了那一步还要音乐、要音乐家干什么?”

所以,对于一般的选手,有没有弹错音或许是衡量一场演出的硬性指标;而田楠有更高的自我要求——每每登台,这次与上次比有没有感到不同,与上次比哪里能更好的回应对方,能帮助对方更好的表达。她说:“如果什么都感受不到,那就成了乐器的奴隶了……”

 

8.jpg

 

我问她:关于合作对象,是喜欢跟比自己强的大师一起呢;还是更愿意做个牧羊人,在舞台上掌控主动权?她说,自然是更想与比自己能力强、见识广,音乐性出色的大师们一起,因为学无止境,必须珍惜每一次能”站到巨人肩膀上的机会“。跟大师在一起,要做的首先是聆听,随后做回应;再一起创新——这样音乐才能前进。

如今田楠在中央音乐学院任教——传道受业解惑。她说和学生在一起,在合作艺术领域除了引导之外;最想告诉学生的是:自信和被外界认可要凭实力,而不是颜值、不是穿名牌、挎名包。中央音乐学院作为全球知名、亚洲第一的音乐学府,能考进来的都不差,可考进央音就算成功吗?当然不是!万里长征只走出了第一步,进入这所大学只意味着第一步比别人走的稳一些。她要让身边的每个学生都明白:要在音乐中进化自己,而不是让音乐去迁就自己。

 

7.jpg

 

她并不同意现下某些把音乐套上民族归属感的言论,比如“中国人骨血里还是本能的更加接受自己的民族音乐”…打开艺术之门,在音乐世界里,东西方的碰撞从来就不是硝烟弥漫的“战场“——过去没有、如今不是、今后也不会。音乐的伟大就在于你不能进行横向对比——‘人之初 性本善;性相近 习相远’,面对摇篮里的婴儿,你能说舒伯特的《摇篮曲》就比‘月儿明 风儿静 树叶儿照窗棂’更伟大吗?说回重点:音乐家的自信不在于民族(或者说是地域)归属感;而在于自己究竟有什么,自己能捧出什么跟世界去对话。全球化是一个更好的年代,我们都在找归属感,这是一种找安全感的本能,但安全感源于自信,而自信源于实力。

她说:“实力是多方面的,这里有技术,有修养,有文化…但都需要爱音乐。只有你爱音乐,你才会对NT Live的莎士比亚戏剧感兴趣;只有你爱音乐,你才会对莫奈的画感兴趣;只有你爱音乐,你才会对不同类型的作品感兴趣,才会去学习、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登台。音乐让我认识世界,音乐让我了解人生。”

 

5.jpg

 

最后她由衷感谢第一期的“盛乐荟友”的两位嘉宾:袁泉和张婉哲夫妇。而在截稿时,这对音乐世界里的“贤伉俪”正受塞尔维亚爱乐乐团的邀请,筹划着自己赴塞尔维亚的音乐会。她说:“很感谢他们夫妇的邀请,我能再次加入到这个音乐会中来。十一月十九号,第一期盛乐荟友的原班人马将在塞尔维亚重聚。非常兴奋,期待与他们再次在音乐中相会、相知。”

 

1.jpg

 

王勃在《杜少府之任蜀州》里留下千古名句: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期盼田楠的梦想:盛乐会友能早日实现,或许那时我们可以说

知己何愁惧海内

比邻以乐跨天涯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