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琴闯世界,归来皆少年
访王佳稚
赞个 踩脚

4.jpg

一直不知道如何提笔写旅美小提琴家王佳稚,尽管她送我的那张签名专辑《罗曼史》(Romance)已经被我听的跳了帧。画师眼前江山多娇,美人如画,会落不了笔;而我耳边琴声潺潺、绕梁三日,又该如何来感恩这份音乐的馈赠?

距离卡内基独奏会首演已经过去小半年,每多听一遍她的《罗曼史》,自己内心就加重一层愧疚,压力便多一分,该如何落笔就更是无从知晓……直到今天,“海上生明月 天涯共此时”,当我们都会抬头仰望星空时;当我再次把耳塞带起,点开她专辑里的第三首《Estrellita》(Mexican Serenade),忽然知道该如何动笔了——她就是那个背着小提琴出走全世界,回来依旧的少年!!!

8.jpg

佳稚是宁波人。故乡湿润润的青草味、烟雨蒙蒙,淅淅沥沥一礼拜都不会停的雨、家门口弄堂里的大头菜烤年糕都是她梦回故乡的味道。她三岁半开始拉琴:在千千万万小琴童里,她并不是一颗年少成名的彗星,相反她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过来。她说学琴路上两个节点需要铭记:一个是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一个是来到了美国。

她自嘲说自己相当的“晚慧”——进了音乐学院很久,老师才由衷的夸赞自己有了自己的音乐感;自己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才死心塌地、爱上小提琴的。另一个就是自己来美国,“那是一个叫Kneisel Hall的音乐节,一个相当出色的重奏夏季音乐节。我记得当年我是年龄最小的音乐家,与很多大师 很棒和已经小有名气的年轻音乐家们一起生活交流了两个月。就是这两个月,跟他们排练、学习重奏、探讨音乐、一起玩耍…从那刻起才意识到音乐应该是一种分享。尤其是重奏——更需要团队精神和个人的奉献、合作精神,并不是每个人简简单单按照谱子把音拉在一起,草草了事就可以了…”

IMG-3233.jpg

她说:一个音乐家的幸运就是能有很多机会登台去诠释不同作曲家的音乐,更幸运的就是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品去诠释演绎, “‘用自己最爱的方式去完成自己最大的梦想’,即便只是想想都很兴奋!对不对?”她说,“音乐给我的感动不仅仅只是在学校学期末大考取得一个好成绩,一个规格高的比赛拿了第一名,而是自己的音乐感动了别人 真正让人得到了共鸣感。不论舞台大小,不论台下观众多少;最幸福、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就是演出之后,得到观众的祝福,看乐迷的微博和facebook的留言。让我知道让他们感动的乐段来自;可以改进的段落在哪?还有听众最喜欢的是否跟自己最喜欢的吻合…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音乐就是在找共鸣,跨越宗教种族,忽略各自肤色,不惧言语隔阂,音乐就是心与心最直接的共鸣。

我问她出国前后的变化在哪?她说是对小提琴、对音乐的认识都变了:“出国前,小提琴在我眼里就是个炫技的乐器,那个时候自己衡量一首乐曲是否演奏成功,只看有没有拉错音;错几个音绝对不能容忍的…虽然那时候老师也强调解音乐背景很重要,但究竟有多重要自己的认识还是很模糊;出国留学,当所有的问题你都得亲自解决,当与你相依为命的只有小提琴和音乐时,你才会意识到它的生命所在。所以现在小提琴在我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变了,它是爱人、是家人、是朋友,是伙伴。当下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女人就是水,她回馈你的热情取决于你对她的态度:给她“零度”,她自然对你冷若冰霜;给她“一百度”,她回馈你的就是沸腾。小提琴也一样:你把它当工具,它回馈你的就是机械发声、物理反应;你用心去爱它;它回赠你的是生机盎然的音乐世界。

IMG-1597.jpg

我问她:小提琴四根弦如果都有生命的话,在你眼中它们都扮演什么角色,自己最喜欢哪一个? 她说这是个脑洞,“那一定是个家庭family,每根弦代表不同的家庭角色 缺一不可,是个最完美的组合!没有什么刻意、最喜欢哪一根,就像你爱妈妈还是爱爸爸一样,因为爱所以分不清…”

我问她:作为新一代留洋的西洋乐演奏家,自己的演奏如何自带东方韵味?她说,“当好信使,或者去搭一座桥吧!我喜欢古琴,如何呈现一场小提琴和古琴的‘对话’,是我如今思考的问题。跨界是一个好办法,音乐从来不闭塞,东西方文化的碰撞应该是件很奇妙的事,在我的专辑《罗曼史》(Romance)里,最喜欢《月光》。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中国人自古都对月亮有无穷无尽的想象;而德彪西在西方音乐世界里就是一个探寻东方艺术的先驱……我也想做一个这样的信使,传达彼此之间最美好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171008090253.jpg

文稿到收笔时,我又打开王佳稚这张包装主打黑白色系的专辑《罗曼史》(Romance),看她在专辑里的自述落笔这样写,“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份情感,在漫长的岁月里,有音乐为伴……”她的这张专辑给了你我最大的留白,而留白的色彩需要每个人用自己的生活去填。

此刻脑子里蹦出罗曼罗兰那句话:世间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认清生活的真想却依旧热爱生活。相信佳稚动人的琴声背后有你我难以想象的付出、汗水;有独在异乡的寂寞、甚至是眼泪;但她的琴声里没有苦涩,只有真诚的笑脸。

6.jpg

从宁波到北京,从北京到纽约,小提琴伴她走过了20多个春秋,在最美的青春里,她实现了自己的音乐梦想。此刻需要把上文中的那句话改改:她和她的小提琴相依走过全世界,回来彼此皆是少年。

 

写于2017年中秋夜

下一篇:盛乐会友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