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叶”也需有生命
访张佳佳
赞个 踩脚

1.jpg

 

第一次听张佳佳老师的琴声是5月20日,在中央音乐学院歌剧音乐厅,彭康亮教授的“中国民歌独唱音乐会”上,她担任钢琴。至今还记得:音乐会进行到下半场,那首由她配伴奏的民歌《在银色的月光下》,当彭教授演唱完毕,音乐还在佳佳老师的指尖潺潺延续;这是她诠释的月亮,不禁让我想起那句古话,“水利万物而不争”。

她是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教师、青年钢琴家张佳佳,她作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国际歌剧教育学会理事会,新加坡中国声乐国际艺术节艺术顾问兼评委会委员,在“钢琴艺术指导”领域斩获颇丰:她是中国音乐届最高等级三大声乐比赛(中国国际声乐比赛、中国音乐金钟奖、全国声乐比赛文化奖)“优秀钢琴伴奏奖”获得者;她曾多次受邀担任国内外室内乐比赛组委会钢琴伴奏并多次荣获“优秀钢琴伴奏奖”。

 

5.jpg

 

佳佳老师不论琴声,还是颜值都雅致清丽,她为何不作“红花”,却当“绿叶”呢?我是心里揣着这个问题来拜访她的。

至此,或许你已经忍不住自己的傲慢——“钢琴艺术指导”不就是彼此都熟悉的钢琴伴奏吗?果真如此吗?待读完此文,你定会有新的答案。

她说:艺术殿堂里,“绿叶”也有生命、也会呼吸,也需要音乐家“呕心沥血”去呵护。

 

9.jpg

 

她婆娑着大波浪卷发,微笑着与我回忆自己的学琴经历:“我也是琴童出身,不过并没有把钢琴练得那么苦。成长中对于自己专业的“定位”也迷茫过,中学时光,在一次国际顶级歌唱家的独唱音乐会的现场,她沉醉在歌声的同时,合作钢琴家吸引了她更多的目光,她感受到,“合作艺术”是更有魅力和吸引力,更为丰富而灵动的,这不仅仅是简单的合作,这是一种更为高级的“对话”。从那一刻开始,她便对声乐艺术、作品更多的留心与关注了,同时在大大小小的音乐会中与歌者磨合积累…也就是说,从中学时期到工作,这近二十年的“积累”逐步明确了“方向”,奠定了“基础”。

我感叹这究竟是一座怎样难及的高峰;她却摇摇头说,“声歌系钢琴艺术指导要求我们在舞台上利万物而不争…”

 

10.jpg

 

作为中央音乐学院的青年教师,她对每个学生都会强调这样一句话:“你考进的是中央音乐学院,不是中央“技术”学院!”在她眼里能考入音乐学院的学生,无论从自身嗓音条件到演奏(唱)技巧方面都是可造之材,在磨砺他们技巧的同时,更要培养他们对音乐的表达与本能的爱,教与学的最高境界是:在技术为依托的前提下,从容而优雅的表达乐音,“畅”我所“唱”。

演奏技巧是前提、是音乐家的表达方式——舞台上你不能一招鲜吃遍天,孤单到像那头叫Alice的鲸鱼,只用52Hz来“歌唱”;你也不能为技巧所累,像是梭罗《瓦尔登湖》里那句感叹,沦为“工具的工具”。如今AI在各个领域对人类进行辗轧式的攻城略地,或许艺术是人类最后的阵地:我们不会为一个音乐软件打出来的完美三连音节奏型而痴迷——尽管无论多快的时值,它都能不差毫厘;相反我们会为维也纳独特的华尔兹节奏型而狂喜——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它并不平均。为什么?因为维也纳的华尔兹有呼吸,有呼吸就有生命……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