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游于艺 道不远人
访苏畅
赞个 踩脚

7.jpg

 

周六(2016年12月3日),终于约到了苏畅老师。我在起身赴约之前,翻了一下微信记录,从添加好友到我“如愿以偿”来做专访,整整过去三个月——她真忙啊!

地点约在闹市街角一家漫咖啡,当我风尘仆仆赶到店面,她已在二层临楼梯口的角落坐定了。我缓缓上楼,斜上四十五度那一定格:店中那束好似带着迷迭香的柔光打在她脸上……李宗盛那首《鬼迷心窍》在脑子里倒带,“春风再美也比不过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她真美啊!

 

11.jpg

 

青年古筝演奏家苏畅以及她“等身高”的成就,此刻就当读此篇书稿的人(或听本期“身边爱乐人故事”的人)都已经熟知了——不知道的自行百度去补课,这里不费口舌——反正这篇稿子也不是多做一次复制粘贴,它是要告诉大家一个不太为人熟知的苏畅。

“没错,我是大家嘴里招黑的处女座,生日公历9月21号!虽然很接近天平座;但骨子里还是完美主义者。”她倒很敢于自嘲,“话说处女座真的很招黑吗?”她鬼魅一笑突然反问过来,我反而一时无措了……

 

4.jpg

 

她说所谓的完美主义,学生时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每次登台必须十二成超常发挥——别说错一个音,就是一个情感表达没到位,都会懊恼自责好久……”听她这么说让我内心好惭愧:从小到大自己上台独奏次数也不少,每次都安慰自己——把平时的练习水平在舞台上发挥出七成就可以了——心存这种侥幸,真让我与她无颜以对;不过话说回来,敢如此这般“偏执地折磨”自己,苏畅是我遇见的第一人 。

她说,从小对音准有超常的敏感:四岁时听着电话摁键声,就能猜出你将要打给谁……我打趣说,“你如果转行可以去做特工!电影《听风者》里,梁朝伟那个角色……”她却笃信道,“有这样的敏锐不从事音乐工作岂不是暴殄天物?”(就喜欢苏老师这种舍我其谁的自信)

 

12.jpg

 

我问她,“那为何当初不学钢琴,或者小提琴?却选了这样一个冷门?”想想苏畅还是小女孩,那时古筝可是个冷门。

她说,“就因为冷门啊,所以显得特别!那时候太多孩子杀奔钢琴、小提琴的门庭了,自己就想找个相对竞争压力不那么大的来学。结果看看现在——古筝火的‘一塌糊涂’,我到底是应该感到幸运呢;还是为自己曾经的‘看走眼’惭愧呢?”

“自然是幸运!”我说,“这份持续不减的热情恰恰说明国人开始认真对待自己的艺术,探寻属于自己的美了!”

“的确如此!!!”苏老师这样说:“古筝就像是民乐里的钢琴,但区别在左手的韵味和音准的把握,揉、吟、按、滑、颤——三分弹,七分韵”。

 

5.jpg

 

“但你有没有觉得万变不离其宗?”(重点来了)她这样与我分享自己的观点,“我们的音乐跟西方的标准音高音乐很是不同。这有些像中国的文化讲求认同感:书同文、车共轨——只要你认同儒家‘仁 义 礼 智 信’这一套,你就会被纳入中华文化圈;不像西方有严格的教派、种姓、宗亲血缘制度。这或许就是我们中华文化延绵数千年不断绝的重要原因之一吧!古筝历史距今已超越了两千五百年,从时间轴上看它陪着中华文化延绵数千年走了一大半,自然沉淀了太多的中华文化特质。古筝这门乐器历史上不论定弦多少,琴身是大是小;还是地域人文差异,孕育不同流派,演奏各显精妙,只要那个‘韵’还在,就依旧是大众眼中的古筝音乐。这就是古筝的包容性、和认同感所在,这与中华文化不谋而合。”

西方音乐好似山,丁是丁 卯是卯、巍峨屹立在那里岿然不动;中国民乐好似水,不论是静水深流、还是“绕指柔”,在什么器皿里呈现什么形状,却从来不改自己的本质。在苏畅眼中古筝艺术就是“至于道 据于德 依于人 游于艺”——这是《论语·述而》里的话。尤其是后半句“依于人 游于艺”,返求回去就是一句“心游于艺 道不远人”。意思是如果你从艺术的角度出发,就可以进入“道”的境界。

 

2.jpg

 

我特别惊讶:年轻美丽的苏老师居然会有这般深刻的思考。她说这是学生时代的潜心积累,但太害怕回首学生时代了——太苦了,“你身边一定有那种练琴时,若错一个音就会执着地从头开始,重新再来的同学吧?!我会比他们更夸张:出一个错,我会惩罚自己再多练十遍,直到没有错为止。父母对我要求从来不打折扣,周望教授更是出了名的‘严师出高徒’,但我会把自己这根弦绷更紧些——对自己简直是‘苛求’,学生时代自己太执拗了:一般孩子眼中每天练琴八小时就像要去奔跑一光年那么长;在我眼里练琴时间总不够用,更可怕的是我居然还很享受这种‘自我折磨’…”她如此轻描淡写的说,让我后脖颈直冒凉气。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下一篇:信仰的力量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