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访青年小提琴家唐韵
赞个 踩脚

489834958091075917.jpg

 

古筝女神程皓如对我说,“你应该去约访一下小提琴演奏家唐韵,他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有些懵,“这是哪路大神?”

“就是电影《和你在一起》里的刘小春,不过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电影桥段忘了十之八九;经她一提,瞬间那个在旧车站、把老柴的《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拉完最后一个音,小男孩一行泪划过脸颊的定格回映在我眼前,“原来是他!”

 

01300000329092124404453083776.jpg

 

在里约奥运最后一个比赛日,普天同庆女排夺冠时,我约到了唐韵。

唐韵给我最直观的印象就一个字:“屌”!(这完全是个褒义词)他最屌的地方,并不在于他有多完美,而在于他似乎从来都致力于打破这种“完美”。

唐韵说自己学琴没得选,因为父亲就是位琴家,拉琴这条路自己出生前就定了——他丝毫不掩饰对我这么说:“所有学琴的孩子,十岁之前的回忆都是痛苦的。让一个孩子放弃玩耍去练琴,这有悖人性!但既然当初选择这条路,就必须这么做。”

他说自己算不上什么百年不遇的天才,年少时也没什么值得拿来宣讲的“轶事”。和每个学琴的孩子一样——在父亲“胡萝卜加大棒”的监督下玩命练琴,“非第一,宁勿死”……小学时,练琴影响到学习,老师当面问父亲,“练琴和学习,你们到底选哪个?”父亲没有丝毫犹豫,“当然是练琴!”

 

4.jpg

 

于是九岁那年,唐韵以第一名成绩考进了上音附小;零一年,他代表上音附中参加国际小提琴比赛;赛后间歇,他参演了陈凯歌的电影《和你在一起》;之后他北上,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成为我国最杰出的小提琴教育家林耀基教授的关门弟子。

师从林教授之前,他也算小有名气;跟林教师之后,他把自己拉琴的“功劳簿”彻底格式化,从零开始——就像从“0”和“1”起认识电脑世界;他这次从最基本的发音、指法、节奏等,重新认识小提琴。

唐韵说为何每一个林教授的学生拉琴都那么自信?“因为基本功足够扎实,无论遇到难度大大、多么需要表现力的作品,都不会因为技术不过关而打折扣——就好比一辆越野车,能否征服旁人征服不了的险峰,就看自己扭力够不够大……”

 

205419274297343855.jpg

 

四年后,唐韵免试进入美国纽约州BARD College;再一年,他又以第一名身份考入洛杉矶The Colburn School,攻读演奏家文凭。旅美期间,他担任过美国青年响乐团首席小提琴;组建过钢琴四重奏;参加过科尔曼室内乐团比赛……零九年,他回国!他说,“恩师林耀基先生突然仙逝,我就回来了!”

我问他,“在国外发展的风生水起,仅仅是因为恩师辞世就回来吗?”

他说,“算直接原因吧!”在他眼里:国外呆久了其实也没想象中得那么有趣……他说:“与国内相比,外面的音乐大环境自然优越很多;但论起磨练演奏技艺、提升小提琴修为,林教授才是真正的先行者——他已经给了我足够多,帮我把技术磨练得足够好;剩下的小提琴之路就靠自己独行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