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提琴 铿锵玫瑰
听中提琴演奏家、教育家苏贞老师聊音乐
赞个 踩脚

中提琴家苏贞《英伦狂想曲》

ggg.jpg

用一种花代表中提琴,选哪种?铿锵玫瑰

 

记得高中时候,在学校的管弦乐队里,音乐老师采取“末位淘汰”:长笛吹不好的就去吹短笛吧;小提琴拉的不好就改拉中提琴吧!“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这个标签是茶版对这两种乐器根深蒂固的印象。

直到听到苏贞老师的那张《不列颠狂想曲》之后,这个“印象”被彻底颠覆了。那首《初见》响起时,眼前全是纳兰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但苏老师解释说这首曲子其实是在描写两个男人的“初见”——陌生男人之间真的可以有如此的温暖吗?或许这就是音乐的魅力,中提的魔力吧。

苏老师是全球著名的中提琴教授,她光辉的履历这里就不再复制粘贴了。(反正文章发布时,会在底部附上苏老师的介绍)。

苏老师在讲座上说,老师要教孩子们琴技,也要教孩子们为人处事,让孩子们“用自己热爱的事业去谋生、去享受幸福人生”。茶版着实被这句话所震撼,茶版一直被天生的悲观主义情绪左右,从来认为“求不得”的才会是一生挚爱,把“热爱”拿去谋生,这份爱难道不会被格式化吗?

 

23.jpg

 

带着这样的疑问,很幸运地约到了苏老师平安夜当日中午的档期,能面对面讨教这个问题。其实在苏老师眼里我这完全是庸人自扰之——热情和激情只分强和弱,不存“被格式化掉”。苏老师着重强调了一下“掉”字,“它不可能像我们在电脑上摁一下delete从此就删除。无论是时代的好与坏,还是个人的逆境或顺境,都不可能磨灭内心对它的爱,可以说有时候会浓烈一些,有时候会淡然一些,但绝不会清零……”

苏老师说做舞台表演的,“精准”是前提,乐感再好,音拉不准永远入不了顶级的演奏家之列。至于萧伯纳劝谏海菲茨的话“每天至少拉错一个音”,那是轶事,也是玩笑。所以你别看平日里苏老师和蔼可亲,可在她课堂上,你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她可是出了名的严厉。苏老师说音乐是她的信仰,人们可以为了信仰付出一切,当然苏老师不会允许学生在她的音乐课堂上胆敢来得半点马虎。

什么才是好的演奏?苏老师说,作曲家是画图纸的,演奏家是盖房子的,一份图纸十个不同的建筑师打造成品,总会有自己的风格,也不能完全脱离图纸去天马行空。前些日子在大剧院弹断琴弦的钢琴家波格莱里奇,他的演奏就会引起很大争议——太多的自由随性了。在苏老师眼里,好的演奏首先要尊重原著,再加入演奏家对作品的独到见解和诠释,从而使作品得到二次升华。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和苏老师漫谈时,茶版说旁听大提琴朱老师的课时候找到了当年自己上小课的感觉:昨日重现的不是课堂上学生紧张,而是年轻、阅历浅,真的不懂老师要表达的弦外之意啊。所以苏老师说要去经历啊。

 

ddd.jpg

 

不论是“知难行易”还是“知易行难”,学古典音乐一定要出去。见识过古典音乐的魅力之后你才会真正的爱上它。所以问题又来了:一个学生,该抱着一幅谦卑的心态出去呢?是做一块干瘪的海绵、一张白纸?还是一个有积累,对自己的演奏有定位的乐手,去寻找文化碰撞呢?

“出国学习是没有硬指标的。”苏老师说,“没有明文规定说必须达到什么水平再出去学习。如果你有了一定的积累,出去之后知道自己缺什么,补什么;相反没个自我定位,肓然出去依旧会混沌着。只是不论在什么年龄、以怎样一种状态出去都能学到自己想要的。”

苏老师着重强调,“出去不仅仅是学音乐,更要体验那里的文化氛围,大环境。一个Allegro,你在意大利环境中,一听这个单词,曲子的性质甚至是色彩都有了轮廓,可是在中国背出的这个单词就是一个名词……”

"出国学习要把自己清零”,这不是说我们就得妄自菲薄,否定自己的文化积淀,而是要打破自己固定的一些认识和理念,将内心清空,去认真的学习不同的文化和历史。亚洲文化的传播与拉丁文化相比还是相对闭塞的,或许是地理决定论吧。就像很多欧美人都是喜欢亚洲文化,但是其实他们并不是能够清晰地区分日本文化和中国文化;但在拉丁文化里达芬奇就是达芬奇,莫扎特绝对不会跟贝多芬混淆……

苏老师说,“成人阶段的音乐和文化教育,西方还是相对领先的。我们要学会如何站在巨人的肩膀看世界、做事情,不能闭门造车。” 近些年来,大量地优秀人材选择了回国创业,这样的中流砥柱将大大推进我国文化艺术的发展步伐。

必须很生硬的结束这篇稿子了,尽管有千般不舍,万般不愿。听了苏老师的一首《初见》,令我这个对中提琴抱着无端偏见的人无地自容;听苏老师一席话,更令我醍醐灌顶。

此时想把那首《铿锵玫瑰》送给苏老师,也把这首歌唱给那些依旧跟我一样对中提琴有揶揄的人们:

她从不依赖谁

一早就体会爱的吊诡

……

她承认后悔

绝口不提伤悲

……

她习惯睁着双眼

和黑夜倔强无言相对

只是想知道内心和夜那个黑

……

像旷野的玫瑰

用脆弱的花蕊

想迎接那旱季的雨水

……

让那直觉自己发挥

她一直给

每一次给有即兴意味

心碎也无所谓

……

伤人的话

总出自温柔的嘴很无谓

……

像旷野的玫瑰

用脆弱的花蕊

想抗拒绽放后的枯萎

……

像旷野的玫瑰

用骄傲的花蕊

想摆脱那四季的支配

……

延伸阅读:谁是苏老师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