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青年大提琴演奏家董潇的音乐
弦外之美
赞个 踩脚

知乐新闻.jpg

在北京最美的季节,深秋

来北京最美的公园(之一),中山公园

听一场醉有特色的音乐会,法国巴洛克瑰宝

如果茶版再找齐其余几颗龙珠,是不是就可以召唤神龙了?当然,做人不要太贪心,这已经是可以去另一个次元的节奏了。
 来听巴洛克音乐会,就需要多说几句巴洛克: Baroque,一词原指不规则的,怪异的珍珠,在当时具有贬义,当时人们认为它的华丽、炫耀的风格是对文艺复兴风格的贬低;但现在人们已经公认,巴洛克是欧洲一种伟大的艺术风格。
 
43e5b40ftbf09fc6b8849&690.jpg
巴洛克风格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路易十四风格。路易十四就是那个法国的太阳王吗,就是修凡尔赛宫的那个法国国王吗。做个类比的话,有些像咱们的汉武帝——“汉武雄图载史篇,长城万里遍烽烟。何如一曲琵琶好,鸣镝无声五十年”。扯得有些远,话转回来:以这样一个国王的名字来命名一种艺术风格,如果非要简单概况一句话,那就是大开大合吧。
这种风格体现在音乐里也会有这样的特点:乐句线条清晰,节奏稳定;少了分缠绵和浪漫,多了些轻松愉快。其实,不太喜欢把音乐严格区分什么阶段,比如巴洛克之后是古典,然后是浪漫、现代。音乐史也是历史吗,谁又能抽刀断水把历史刀削斧剁地区分得泾渭分明呢?
如果非要说1600年—1750年这一个半世纪是欧洲巴洛克音乐时期,那平移到咱们中国就是大明万历朝到大清乾隆朝。那边从蒙特威尔第走到了巴赫、韩德尔;咱们这边王阳明心学已经发展了近百年,再过40年后(乾隆55年)徽班进京咱就有国粹京剧啦。
 
43e5b40ftbf09f63566f2&690.jpg
茶版是在瞎扯吗?当然不是,茶版只是想说:文化孕育艺术,文化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艺术也不该分三六九等。作为东方人如何以自己的魅力去阐述西方的音乐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昨晚的法国巴洛克瑰宝音乐会,让斑竹找到了答案。尤其是我们都喜爱的、美丽的 新生代大提琴演奏家“潇潇老师”(董潇)
董潇:先后师从俞明青教授、郑艳东教授、朱亦兵教授,2007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曾任中国爱乐乐团大提琴演奏员,现任朱亦兵大提琴乐团成员。录制发行两张大提琴重奏专辑:《梦之旅》、《圣母颂》。2013年录制完成纪念瓦格纳诞辰200周年的大提琴重奏专辑。参加马友友与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交流演出活动;赴日本及德国夏令营学习并担任首席;随中国青年交响乐团赴德国巡回演出;担任九大艺术院校交响乐团巡回演出首席;与广西交响乐团合作协奏曲。
十年来,潇潇老师作为朱亦兵大提琴重奏团的一员,在为国内各大高校以及社会广大观众分享室内乐的同时,赴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大提琴音乐节与“柏林爱乐12把大提琴”等国际大提琴重奏组同台演出;赴美国孔子学院代表中国室内乐交流。曾荣幸受邀为前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访印度、及今日李克强总理与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访华时 担任演奏嘉宾。
 
_MG_0418.jpg
潇潇老师昨晚一席抹胸晚礼登台,面若幽兰,指尖飞转,米歇尔•柯莱特的《D小调大提琴与通奏低音奏鸣曲》似乎也带着一抹茶香抚着在场每一位听众的耳朵。很精致的演奏啊,所有的巴洛克音乐特点全有:乐句清晰、节奏稳健、轻松愉快……外加上一份东方乐者的神秘。
记得小时候,长笛先生教茶版吹里姆斯基•科萨柯夫的《印度客商之歌》时问我,“西方人眼中的东方永夜都是神秘的,我们在比印度还要朝东的地方,是不是就应该更神秘呢?你如何才能演奏得更加神秘呢?思考这个问题……”
很多年了,如果有人再问茶版这个问题,我只能回答案,“不要轻易show hand!”说白了就是控制:“收”比“放”难,更难的是纵情地“放”还能自如地“收”。台上的潇潇老师真是“收放自如”!高人!点赞,手动点32个,必须的……
 
_MG_0636.jpg
相比与台上另一位长笛演奏者,茶版喜欢她淳如红酒的中低音区音色;至于高音区,版主觉得有点像杯二锅头——直爽火辣。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她高音稍微缺了一些“收”的控制。
作为朱亦兵老师的得意门生和大提琴乐团绝对主力,相信潇潇老师亦是一位勤于思考的大提琴诗人,用自己的思想描绘着独一无二的solo。
 
 
(文/茶茶斑竹)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