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元溥:听古典音乐有何好处
  • 来源:南方周末
  • 作者:焦元溥
  • 发布时间:2014-11-13
赞个 踩脚

德国科隆古乐团

德国科隆古乐团 (新芭网 配图)

结交大亨从来不是亲近艺术的道理,和心爱的艺术一同成长才是人生旅途中最好的礼物

“听古典音乐,有什么好处?”每次被问到这个问题,我总是说:没有好处。真的,听古典音乐不能让你三酸甘油酯指数下降,也不能使你体重立刻减轻。若说有什么现实或立即的好处,实在是没有。

但如果我有更多时间,我会说下面这个故事。在美国念书时,我认识了一位西班牙学生。

虽是同学,其实比我大一届。学校在下学期都会举办盛大舞会,我即使没兴趣,还是得勉强参加。也就在舞会上,我终于和这位同修许多课,却一直没机会真正认识的同学聊天。原来我们都觉得舞会无聊,音乐很吵。既然他是西班牙人,聊着聊着,我提到了女高音卡芭叶(Montserrat Caballe)等伟大歌手,称赞西班牙总是出声乐名家。

“你也听歌剧呀?”这位同学眼神一亮,接着我们的话题就绕着这些歌手开展,一一细数彼此看过听过什么。

原本说不上话的两人,突然因为歌剧而聊了起来,甚至愈聊愈开心。“哪天你若来马德里,一定要来我家,我继父会很高兴和你聊歌剧。他可听过男高音克劳斯(Alfredo Kraus)的歌剧首演呢!”

就这样凑巧,下学期结束后,我刚好要到马德里访问钢琴家,自然和这位同学约了到府拜访。不过当我来到他家,竟发现门口设有金属探测器,层层护卫宛如机场通关。只是我一向反应迟钝,虽觉奇怪,但也没有多问。

电梯向上,同学住在五楼。异地重逢当然开心,聊了许久,知道他继父回家,我们就转到三楼。楼梯下行,墙壁上挂满名家画作。“听同学说他母亲在博物馆上班,我想他继父可能经营艺术买卖吧,家里才会有这样多收藏。”边走边想,我这样告诉自己。

聊天当然还是很愉快(其实印象中只要是聊音乐,几乎没有不愉快的)。后来回到学校,偶然间和另一位同学提到我暑假去了马德里,还到某某人家去玩,却发现对方立刻变了神色:

“什么!你居然去了某某家!真是不可思议!那你有见到他继父吗?”

“有呀?他继父这样有名喔?是艺术经纪商吗?”

“喂,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只见这位同学快速打开计算机,google一个人名,指着荧幕上的照片说:“你见到的就是他吧!”

“是呀,请问他是?”

“他是西班牙媒体之王,掌握主要电视台和报纸,还有许多企业。你怎么会认为他是艺术经销商呀!”

“什么!我完全不知道呀!可是他太太不是在博物馆上班?我看他家很有艺术气息,想说应该是艺术家庭……”

“那个博物馆……”只见这位同学仍是一脸不可置信地说,“他的外公,是西班牙汽车业的创建者。他妈妈不是去博物馆上班,而是拥有一座博物馆。那是关于西班牙汽车,也就是他外公的博物馆。天呀,你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你是说,我莫名其妙跑到西班牙最有权势的一家去做客了?”

“这样说是低估他们,因为他们家的频道和报纸也遍及中南美洲,影响力也就到中南美洲。”

之所以说这个故事,当然不是想强化古典音乐很“高贵”的错误印象──不,绝对不是。我想说的,是以我不算深厚但也小有积累的经验证明,无论对方背景为何,讨论艺术或运动是打开心理防线最快速、最直接的方法,尤其对象是欧美人士时。毕竟这两种话题都可以讨论出历史纵深和研究心得,也可充分表现个人观点与性格,却不牵扯到政治与宗教,更不会窥探彼此隐私。如果我永远只问同学“现在电视剧演到哪里”(即使那时剧集《Friends》红透半边天),或三句话不离对方家世,这位西班牙同学大概永远不会把我当成朋友,更不会邀请我到他家做客。而即使我对他一无所知,面对音乐,我们一样可以有聊不完的话题,连他继父──或说西班牙媒体大亨──也可以毫无阻碍地加入。

然而,结交名流大腕并与之成为知音君子,从来不是亲近艺术的道理。说到底,欣赏艺术,本身才是目的。能够培养一份终身受用的兴趣,和自己心爱的艺术一同成长,无论人生阴晴顺逆都有陪伴,绝对是人生旅途中最好的礼物,也是个人化、最亲密的快乐。而这份礼物,只能由你自己送给自己。

(作者为音乐学博士)

上一篇:返回列表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