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两个国家谱写国歌的人—兼评《晓河论文集》
  • 来源:中国艺术报
  • 作者:唐诃
  • 发布时间:2014-11-13
赞个 踩脚

    一位中国的作曲家谱写了两个国家的国歌,他就是著名作曲家晓河。他谱写的《独立之歌》成为非洲大陆几内亚比绍共和国和佛得角共和国的国歌。据我所知,中国作曲家为外国谱写国歌的人只有晓河。这是中国作曲家的光荣。有趣的是比绍和佛得角两国元首互访时,演奏的却是同一首国歌,这首国歌为两国所共有,而创作这首国歌的却是中国人,这在世界音乐史上也很罕见。 

    晓河还有许多的名曲,如《刺刀歌》、《军民团结向前进》、《三杯美酒敬亲人》、《勘探队之歌》、《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党》、《风雷之歌》等,还有战争年代在音乐创作上的许多佳作,授予他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荣誉勋章,是当之无愧的!

    晓河获此殊荣不是偶然的,我们从他的论文集《在我的大学里》中可以找到答案。他那些名曲和一套音乐理论以及他的人生观、世界观、美学观和他一系列为人的准则,都是在“人生”这所大学中逐步趋于完善的。他获得的金钟奖,也可以当作最有权威的、社会公认的毕业证书了。

    据我所知,他从未进过音乐学院,但他的教师随处可见,用他的话说,他有三个老师:

    第一,是优秀的抗日救亡歌曲——青年时代就受到深刻的影响。在他初学作曲时,这些歌曲都是他临摹的范本。

    第二,是民族民间音乐——在他的创作中吸收了人民群众的音乐语言,形成了多彩新颖的风格。

    第三,是广大群众和部队指战员——他和战士一起参加战斗,一起过最艰苦的连队生活,和战士一起立功受奖。他总是把自己置身于群众之中,和人民群众同甘共苦,处处关心群众。可以说,他的歌曲都是在这种环境中捕捉到的创作灵感,是和群众共同完成的。他是“有教无类”,随处都能遇到老师。其中有专家、教授,也有普通的战士和群众。他的重要经验是不耻下问。他的歌曲只要写出来首先到基层(包括连队)去亲自教唱,并征求群众意见,然后再加工修改,直到群众满意、自己满意为止。若是艺术歌曲,他常与同行专家、独唱演员反复推敲,力求达到艺术上的完美。歌唱家方应暄称赞晓河有白居易之风,白诗以平易通俗著称,连没有文化的老妪都能听懂。晓河也和这位现实主义的大诗人一样,有着联系群众、虚心好学的优良作风。所以,他的歌曲颇受群众欢迎。如《一定要把胜利的旗帜插到台湾》,就是他亲身参加了第一次炮击金门的战斗后创作出来的。此歌很快在广大群众中传唱起来。

    他所取得的成就,是他孜孜不倦的追求大众化的结果。晓河历来主张歌曲创作力求深入浅出、雅俗共赏。他沿着这条大众化的道路坚定不移的走了几十年,并做出辉煌的业绩。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聂耳、冼星海就开拓了一条通向大众化的道路。晓河是积极的追随者,他的作品深受聂耳、星海、吕骥等老一辈音乐家的影响。

    正因为他把“深入生活”看成是头等重要的工作,在创作过程中他总是和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在他的每个音符中,都浸透着群众和战士的血汗。他的歌是人民大众发自内心的呐喊,是军队的战斗号角。

    晓河同志一贯坚持真理,仗义执言。他不仅是一位优秀的作曲家,而且是一位十分关心我军音乐文化事业的评论家。我举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其一,在1971年“文革”中,战友文工团创作的一首独唱歌曲《老房东查铺》,曾引起争议。审查时,有的首长说:老房东怎么能到营房来查铺?“查铺”是军事用语,怎能出自老大娘之口?这件事使文工团的领导十分为难,明知道所谓“查铺”是指部队拉练中住在老乡家里,才有老房东“查铺”这件感人的实事,但首长说了又不能不改,只好把题目改为《老房东深夜看望子弟兵》(歌词未动),这才勉强参加了全军汇演,结果演出效果非常好。在研讨会上晓河首先“发难”:这首歌文不对题,只有用“查铺”二字准确!他的发言得到全体同志的赞同。为了倾听群众意见,才又把名改了回来,随后发表在《解放军歌曲》等刊物上,随即流传全军。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