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伟标:不要轻易选择艺术工作作为你的事业
  • 来源:新芭音乐网
  • 作者:邓伟标
  • 发布时间:2014-11-13
赞个 踩脚

   朋友儿子面临高考,选专业是个头痛问题。老爸希望儿子考理工专业,儿子希望考导演专业,妈妈骑在墙头做草,最后还是摆向了儿子这边,做老爸的一咬牙,要么听我的,要么都滚蛋。墙头草急了,带着儿子来请教,我不带个人观点地向他们介绍了北电、中戏、上戏的一些表面情况,由他们自己去思考。

    今天朋友又再说起这事,并告知经过上次和我商讨,回家后把老爸也说服了,现在爸爸也支持儿子考导演专业了。

    我上次回答他们的问题,是不带个人观点的,纯粹是将了解到的一些数据转告他们,但我今天想说一点心里话。

    我非常热衷于支持与鼓励青少年在中小学期间努力学习艺术课程,但坚决反对任何在中学时期无体现出非凡艺术天赋的中学生考艺术类大学。

    中小学生学习艺术,是对一个人一生的修养有着明显的辅助作用,但作为大学专业,艺术院校却是个危险的选择。因为中小学的艺术教育,仅是业余性质的,是个人涵养的辅助教育,而大学专业却在某种程度上属于生存技能的学习。

    在我们国家,将艺术作为生存的手段是非常危险的,你毕业后将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机率面对失业,如果你一生坚持用艺术作为生存手段,你很大的可能就是终生在失业状态下度过,你可能一直存在崇高的理想,却无法避免一生要在卑微与穷困中挣扎。用崇高的理想去鄙视金钱对于生存的重要性是富人子女的专利,因为他们吃饱了饭,有足够的物质去支持他们鄙视物质,而当大多数普通人家的子女们心怀崇高艺术理想的时候,就很应该先看看是不是能用自己的手来满足自己的口。

    这样的观点出自我的口,我知道会让很多人感觉沮丧,但我情愿今天对大家说真话,而不希望你的明天活得没尊严。

    形成我这种观点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国家并不具备良好的艺术生存环境。从草民到富人甚至到政府都严重缺乏对艺术自觉的尊重与支持,整个国家都找不到一所由富人捐助的艺术基金机构,政府相应地有着一笔微薄的艺术发展基金,但那永远属于权力人物分享的利润,和绝大多数个体艺术家毫无关系。我们是世界上少有的,不愿意自觉资助艺术发展的民族,艺术家若仅靠艺术而非感情来获得富人的资助在我们这个民族是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情。

    说一些现实的例子。

    每年的美术学院、音乐学院、戏剧学院、电影学院毕业生人数以万计,这些满怀理想的年轻艺术家们百分之八十在踏出校门的那天起便面临终生失业。以我本人最熟识的音乐学院举例,每年专科毕业的年轻艺术家离开校门后能从事专业艺术工作的人连百分之十都不到,而那百分之十幸运地找到艺术工作的年轻艺术家们,能不能有一半的人可以仅凭自己的艺术才华获得较好生活保障?我看很悬。

    为什么会这样?坦白说,我也不知道原因,或许专门从事社会研究的朋友能告诉我们真相。

    对比国外的情况,表面上看可能我们缺乏四点:一是缺乏社会资助的艺术基金;二是缺乏民众、尤其是富人对艺术家资助的习惯;三是非福利社会后遗症;四是劳务环境造成的结果。

    一、在美国或欧洲,甚至在一些亚洲国家,他们有着名目繁多的艺术基金,这些基金支持着各种各样的艺术活动,艺术家们通过这些基金机构的支持,可以轻松获得基本生活保障,进行相对自由的艺术创作;

    二、这些国家的民众对艺术有着相对自觉的资助意识,特别是富人们,往往将捐助艺术家看作是一种荣耀。在美国,资助艺术家或艺术活动还可以获得政府退税优惠,因此美国富人们是非常乐意资助艺术活动或艺术家们,而政府则在艺术方面投资并不多--全世界的艺术家,大多都是私人资助的,都别以为富裕国家的艺术家都是国家养的,千万别搞错了,连美国这么有钱的国家,政府直接养的艺术家也很少很少,艺术家基本靠各种基金形式的社会资助。

    三、生活在福利社会的艺术家,艺术创作是一个比较有生活保障的事情,尽管世界上大多数艺术都是不赚钱的,艺术家难以靠艺术创作养活自己,但福利社会为不赚钱的艺术家们提供了最基本的生存保障,尽管你的艺术创作不赚钱,但社会福利救济金能让你活得像个人样。但在中国这类非福利国家,如果你想依靠救济金生存,我劝你还是早点改行为妙。

    四、中国不是一个时工制度国家,所有的机构、企业都没有请钟点工的习惯,即使如麦当劳这些外企将时工制度带来了中国,但其时工工资都是很低的,低到你必须每天工作才能每天有饭吃。但国外则不同。我有一个英国朋友,他就是个超级音乐理想主义者,他对物质生活没有比基本生存以外的更多要求,换句话说,有面包,有零钱买基本生活用品即可。他长年埋首玩他那些一辈子都赚不到钱的音乐,每个周六、周日就到夜店去干两晚时工,两晚的工资大概在八十到一百磅,足够他未来一周的基本生活费了,所以他就这么过了很多年,至今还未打算有所改变。

    以上就是我想告诉那些面临高考的学生或家长们的话,艺术道路的选择请慎重再慎重。当然,对于如朗朗、李云迪、李传韵、李思琳那些上帝赐予了很大天赋,在少年时已经震惊世界的学子们是无需考虑现实环境问题的,这些天才们如果放弃对艺术的追求那才是真正的罪过。而对于更多的年轻学子则要小心为上,即使不追求在初高中阶段才艺能够震惊世界,但至少得有数据证明你已经震惊过全校才可大胆告诉自己“我是艺术天才”吧?如果连震惊全校的数据都没有,就实在很难证明你是个艺术天才。不是天才,在这么恶劣的艺术生存环境中,你选择艺术作为生存手段就是一种很傻的行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