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挪威的格里格
  • 来源:网络
  • 作者:佚名
  • 发布时间:2014-11-13
赞个 踩脚

2007-09-06 总第 249 期

    泰尔杰·密盖尔森 挪威籍指挥家,现任上海交响乐团常任指挥。他师从著名指挥家杨颂斯,曾在俄罗斯生活20年,在德国生活15年。

    B=《外滩画报》 T= 泰尔杰·密盖尔森 

B:这次演出的版本很特别? 

T:对,是特意为上海观众准备的礼物。以前的《培尔·金特》总是把戏剧放在第一位,是为了易卜生的戏剧而演奏格里格的音乐,而这一次,我们是因为格里格而去寻找易卜生。我们尝试用最原始的格里格方式来思考音乐,用音乐来叙述《培尔·金特》,我想大家能有机会了解到当时格里格作曲时在想些什么。 

B:提起格里格,人们往往只想到他的《钢琴协奏曲》和《培尔·金特组曲》。 

T:对,格里格钢琴曲最出名,当然还有《培尔·金特组曲》,但绝大部分人不知道,他的交响舞曲也非常棒,他的4首挪威舞曲都是很了不起的作品,具有极高价值。我经常指挥他的管弦乐作品。 

B:格里格被称为“北方的肖邦”,他的音乐是否强烈体现了挪威的“民族性”? 

T:他是一个挪威人,但你不能说他的音乐是挪威的。他并不局限在这个小国家,当时挪威也没有像样的乐团和听众,于是他放眼全欧洲,寻求新鲜灵感。他用挪威的民歌元素和曲调为基础,学习欧洲化的作曲技巧,形成了新的语言,这使得他的音乐更有生命力。格里格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较早具有民族意识的作曲家之一,他有非常优秀的配器技法,他的和声非常独特,很前卫。 

B:可是格里格一直被定义为“民族音乐家”,将挪威的风光秀色融入音乐中。 

T:我不同意这一点。格里格不是很喜欢挪威,他跟这个国家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挪威有太多愚蠢的人。实际上,他在意大利呆的时间比较长。他的音乐根本不限于某个城市或某个国家,而是一位国际性的作曲家。他生活在民族主义、浪漫主义时期,愿意为挪威奋斗,但挪威给了他很多麻烦,即便他出国之后,也还是有很多麻烦。 

B:今年是格里格逝世百年的纪念日,挪威人是怎么纪念他的? 

T:我们一般不会纪念逝世的日子,那只是一个标志,没什么特殊意义。1993年,他诞辰150周年的时候,我们庆祝得很热烈。当然,2007年,世界各地都在上演他的作品。 

B:同样是挪威历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跟去年易卜生逝世百年的纪念相比,今年的格里格纪念有何不同? 

T:易卜生在世界上的声誉更大。他是世界级的伟大文学家,作品被翻译成各国语言,跟莎士比亚齐名。去年,全球都在纪念易卜生,我还很高兴地在上海看到易卜生雕像。格里格则更多是挪威本国人在聆听,虽然他根据易卜生的戏剧写过一些作品,但国际影响力不如易卜生。 

B:19世纪,挪威文艺界涌现了许多像格里格、易卜生这样杰出的人物。 

T:丹麦统治挪威400年,1814年战争后割让给瑞典。总的来说,瑞典的控制不那么严厉,宽松的政策使很多文人可以进行写作。格里格和易卜生都是大时代的产物,但他们的创作都是欧洲化的。 

B:格里格曾说,自己是挪威的音乐代表。挪威人怎么看待他? 

T: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们已经太习惯他的音乐,很少考虑这个问题。比如欣赏他的《钢琴协奏曲》时,听200次,也还觉得很迷人。他就存在于那里—那就是我们的音乐。挪威很小,好的音乐家虽然不少,但能与肖邦和德彪西齐名的只有格里格,他是挪威唯一一位有世界声望的作曲家。 

B:德彪西批评格里格的音乐是“粉红色夹雪糖果”,你怎么看? 

T:德彪西也许不喜欢格里格,但他应该想到,没有格里格,就没有德彪西的音乐语言。他的音乐语言确实受到格里格的启发,这一点是不可忽视的。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