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大师您老了?
  • 来源:北京青年报
  • 作者:柯辉
  • 发布时间:2014-11-29
赞个 踩脚

祖宾梅塔-Photo.jpg

近年来梅塔多次带领以色列爱乐来亚洲巡演,但多出现在新年档期。这次的演出让很多慕名而来的乐迷大失所望,难道梅塔大师真的没实力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近年来他的很多演出还是相当不错的,演出质量也是可圈可点。但这真的需要看他的自身态度而定。

一周内两支来自以色列的乐团到中国来巡演,他们的演出为我们生动地展示了现在中国演出市场的一些有趣现象,这些现象的背后非常值得我们音乐演出市场的有关部门反思,也值得我们这些乐迷去思索。

11月10日,以色列交响乐团来到北京,在北京航天大学的晨兴音乐厅举行了一场音乐会。这支于1988年才成立的乐团,对中国的观众来说完全是陌生的一支新军,虽然他们在以色列国内还兼任着以色列歌剧院乐团,虽然他们请到了以训练乐队出名的著名指挥家詹姆斯·贾德为首席指挥,但他们的名气比之大指挥家祖宾·梅塔担任艺术总监、冠名以色列爱乐的那支誉满全球的乐团,真的是小得可怜。也许是这个原因加上一些档期的缘由,他们居然没能在北京一个更为正规的音乐厅里演出。

但是,当他们一开始演奏的时候,我发觉眼前的这支乐团绝对是训练有素、技术过硬,贝多芬的《莱奥诺拉第三序曲》在贾德的指挥下发出充满激情的乐音,这首充满反抗、充满激情、呼唤希望的作品,让所有在场的观众充分享受了贝多芬音乐带来的那种澎湃的激情。紧接着他们演奏了一首现代作品,是这次随团来的一位九零后作曲家的作品,这位作曲家叫约阿夫·谢梅什。他的作品《回归》是部为独唱与羊角号而作的奇特作品。这部作品通过乐队与希伯来歌者的吟唱,加上结尾处用羊角号吹奏的乐音,描述了人在信仰面前的逃跑与怀疑,到最后冥冥之中被召唤的那种回归,非常震撼人心。

下半场的《勃拉姆斯第二交响曲》比刚刚造访国家大剧院的意大利圣切契利亚乐团的现场表现好多了。演出结束后,他们几乎都来不及品味演出成功的愉快就马不停蹄地奔向机场向下一座城市进发,继续他们艰苦的巡演。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三天后的11月13日,大名鼎鼎的以色列爱乐乐团在他们终身音乐总监祖宾·梅塔的带领下首次造访国家大剧院。以色列爱乐成立于1936年,是由著名小提琴家胡贝尔曼一手创立的,第一场音乐会就请来当年的指挥届泰斗托斯卡尼尼执棒,之后更是被各大名指挥精心调教,曾被多次评为世界“十大交响乐团”,在乐迷心中的地位也是相当的高。但谁也没想到的是,与那个默默无闻的以色列交响乐团勤勤恳恳的表现相对比,坐拥以色列待遇与名望第一的以色列爱乐团,却让听众听到了一场乏味、松散、错误百出、态度极其不认真的演出。虽然可以用旅途遥远、时差等理由来作为借口,但就其下半场《马勒第五交响曲》的演出态度与质量来看,可以认定排练肯定不够,音乐线条模糊潦草,结构松散,错音已经是最小的失误,这样的演出很难让人辨认出这是曾经在斯坦伯格、伯恩斯坦等指挥大师手下发出迷人音色与动人乐音的以色列爱乐乐团,难道是他们的终身音乐总监梅塔老了?还是根子上是他的态度出了问题?

说到梅塔,我们知道他是在1962年代替几位大师救场演出后一夜成名的,年纪轻轻就已经把一线乐团统统指挥过,很早就去各大乐团当总监或首席指挥,事业的顺畅加上绝顶的聪明,让他在音乐界如鱼得水,但过分平顺的历程也让他的音乐缺乏了一份历练与兢兢业业,总是让人感觉很难能更上一层楼,近年来他也多次带领以色列爱乐来亚洲巡演,但多出现在新年档期。这次的演出让很多慕名而来的乐迷大失所望,难道梅塔大师真的没实力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近年来他的很多演出还是相当不错的,演出质量也是可圈可点。但这真的需要看他的自身态度而定。

从上述发生在一周内的音乐演出状况来看,我们不得不要问,名气与态度孰重孰轻?这对看似蓬勃发展的中国演出市场来说是一必须正视的问题。虽然中国的古典音乐演出市场从表面上看相当繁荣,但其实质上却存在着巨大的缺陷,相对早已成型的西方古典音乐行业,国内因演出市场诸多的特殊条款而举步维艰,加上因改革开放前长时间与外界隔阂,使得演出市场一直追寻着以大牌指挥、大牌独奏家、大牌乐团为宗旨的“三大”,来求得票房的稳定与舆论媒体的关注。但过分地追求名气也造成了演出市场进一步畸形,很多名气很大但态度不端正的乐团音乐人来演出时态度傲慢、行事散漫、演出敷衍了事,但却敢狮子大张嘴漫天要价。与此同时,也有很多态度认真但名气不够响的音乐人与乐团,却要面对空旷的剧场与无人关注的尴尬场面,但这些音乐人却没有忘却音乐人的责任,他们踏踏实实尽心尽力地对待每一场演奏。这些问题已经到了我们必须面对、必须思索的时候了。

上一篇:中国国家大剧院
下一篇:交响乐如何听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