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简意赅的“袖珍音乐史”
2014-11-13
以《谁杀了古典音乐》而名声大噪的英国乐评家莱布雷希特,有一本《永恒的日记——每一天的音乐》(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堪称有趣可读的
刘雪枫:肖邦年里听《夜曲》
2014-11-13
刘雪枫 这个时代有两位钢琴家演奏的肖邦《夜曲》是值得期待的,不论是聆听唱片还是欣赏音乐会演出。我在这里强调一点,原本我对波戈莱利希的肖邦甚至包括其 他任何作
德国汉子贝多芬
2014-11-13
贝多芬的名字(严格说是姓氏),带有女人味儿,好比夏夜的一丛茉莉散发幽香。

是谁翻译并敲定了Beethoven的名字?现已无从考证。依“90”后眼光看
巴伦博伊姆:哲学与音乐的对话
2014-11-13
巴伦博伊姆如今已是古典音乐指挥界炙手可热的人物,2009年,他甚至担纲指挥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而他创立的东西方第凡乐团也已经成为犹太与阿拉伯年轻音乐家消弭积怨,
人性的欢欣与安慰 — 听穆蒂指挥上交新年音乐会
2014-11-13
杨燕迪

节庆当然离不开音乐,或者说音乐本来就属于节庆。新年的到来更少不了音乐的陪伴。近年来,“新年音乐会”似已成为音乐会的一个专门品种。音乐
寻找“老柴”和俄罗斯音乐的踪迹
2014-11-13
说起俄罗斯,每个人的第一反应可能不尽相同,有人会想起俄罗斯总理普京,有人会想起金发碧眼的俄罗斯美女,有人会想起西伯利亚的皑皑白雪,有人会想起伏特加美酒&helli
我听古典音乐
2014-11-13
成庆

听音乐多年,不免常有思考:

爱乐一事,对于个人而言,本是相当主观的行为。尤其如我等业余爱好者,趣味本具有相当的私人性,无法成为一套
“狼女”Hélène Grimaud上海大剧院独奏会聆听记
2014-11-13
顾佳奇 / 文

格里莫并不是因为其类似“狼人”般的经历而被称为“狼女”。自传中她写到在一次野外旅行中与狼结下了友谊而创办了救助狼的基金
埃莱娜·格里茂的狂想 — 从巴赫到布索尼
2014-11-13
在上世纪,如旺达·兰多芙斯卡、罗莎琳·图雷克、塔蒂娅娜·尼古拉耶娃那样的女钢琴家,每人都曾有过演绎巴赫一时风光的荣耀。毫无疑问她们对巴赫音
路过帕尔曼
2014-11-13
那年圣诞夜剑修兄打长途电话给我说,他是特地飞去台北。主办单位为了邀请帕尔曼赴台演出,联络了五年。帕尔曼 在台北音乐厅的独奏会上演奏了舒伯特的《B小调华丽回旋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