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洛克音乐是历史与音乐的双重奇妙
  • 来源:新京报
  • 作者:寇燚
  • 发布时间:2014-11-13
赞个 踩脚

 巴洛克音乐无论对演奏者还是对听众都是一种“改变”,这种改变就像你放慢脚步想重新拿起书本,也意味着一旦拿得起就再也放不下。

 昨日,中央音乐学院巴洛克乐团一场安静的演出为2011北京国际巴洛克音乐节画上句号。音乐节没有太多的舆论关注,这或许反衬出古典音乐圈的现状:如果没有大牌明星,真正面向音乐的人是不多的。

 欧洲音乐的职业化发展离不开教会,也正是传教士第一次把西方音乐带到了中国明清时代的宫廷。

 今年6月29日,我在北京听到了德理格神父的奏鸣曲的首演。这位神父便是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代皇族的音乐老师。现存一封经康熙亲自修改过的德 理格及同伴写给教皇的信,其中讲到他们在中国讲授欧洲音乐之事:“至于律吕一学,大皇帝犹彻其根源,命臣德理格在三皇子、皇十五子、皇十六子殿下前,每日 讲究其精微,修造新书。此书不日告成,此《律吕新书》内,凡中国、外国钟磬丝竹之乐器,分别其必例,查算其根源,改正其错讹,无一不备羡。”可见音乐一度 成为清朝最高统治者们热衷的趣事。而这段趣事发生的时代,正是巴洛克音乐的黄金年代。

 巴洛克音乐的重要一方面在于产生了诸多体裁名称,比如协奏曲、交响曲、奏鸣曲、前奏曲、序曲、组曲、歌剧,但却不拘于规范,无论音乐组织还是演出方式都极为自由、灵活,音乐的表情也更加微妙。

 德理格在华续写完成了中国音乐史上的四库全书——5卷《律吕正义》,书中除中国传统乐律内容外,还出现了西洋乐理及五线谱。此外,他也亲自创 作了不少奏鸣曲,与同时代作曲家斯卡拉第、巴赫的风格有相似之处。恰逢中央音乐学院的沈凡秀老师在9月25日、27日二度公演德理格及其他巴洛克音乐代表 作,相信更多人将感受到历史与音乐的双重奇妙。

 提起沈凡秀,我感触最深的是今年7月15日在中山音乐堂,她指导学生们上演了一出堪称最简陋的普赛尔歌剧《狄朵和埃涅阿斯》。没有布景,没有 合适的服装,缺少古乐器,缺乏宣传,依然兢兢业业地完成了这部歌剧第三次公演,指挥潘明伦都是自掏腰包从香港过来指挥,可以说没有奉献与毅力不可能完成如 此捉襟见肘的事业。

 更大胆的是,沈凡秀居然一步一步促成了2011北京国际巴洛克音乐节!演奏家来自法国、德国、瑞士、日本、中国台湾以及中央音乐学院,曲目涵 盖巴赫、维瓦尔第、亨德尔、杰米尼亚尼、布克斯特胡德等人的管风琴、羽管键琴、小提琴、大提琴、双簧管、大管、巴松、长号、长笛作品。8场音乐会有6场做 了公益,还有5场免费的讲座,颇似一次发现“新星”的大运会。即使如此,我相信也很难引人“追捧”,但是正如参演此次音乐节的台湾中国文化大学艺术学院院 长陈蓝谷所言,巴洛克音乐无论对演奏者还是对听众都是一种“改变”,这种改变就像你放慢脚步想重新拿起书本,也意味着一旦拿得起就再也放不下。

 □寇燚(北京 乐评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