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洋:别人不做我来做
  • 来源:新民晚报
  • 作者:沈 洋
  • 发布时间:2014-11-13
赞个 踩脚
沈洋

本文为沈洋在独唱音乐会后与本版编辑通过电子邮件的对话,限于篇幅,我们略去了提问部分。 编者

● 1919-1976年之间我国创作的音乐作品其实相当有限,声乐作品居多,钢琴和乐队作品极其有限。这样就更需要系统整理。开这场音乐会的想法比较简单,没人搞过,那就我来做。

● 在一些华人音乐家声名远扬的同时,我们民族文化艺术的传播仍裹足不前,我们对文化传播的理解还有误区。欣赏一个国家的音乐作品不应该像参观动物园一样带有猎奇性。正如肖邦之于波兰,柴可夫斯基之于俄罗斯一样,它应该是本民族文化的一种符号和代表象征。正因如此,我认为自己唱西方歌剧只是谋生手段,而演唱自己国家的作品才是真的追求。但问题在于什么是我要演唱的,一些不堪入耳的虚假作品当然在拒绝之列。所以,我在寻找能够真正属于国人内心并能够传播给世界大众的音乐作品,也许这些歌曲就是。

● 举个例子,我们有如此多的京剧,但有谁知道作曲是谁?只有在辛亥革命以后,音乐的概念才达到了新的高度。正如亚历山大一世以后的俄国,作曲家放到被人重视的高度,所以格林卡之后俄国作曲家不断涌现,之后形成了强大的音乐传统。辛亥革命至今只有百年,所以我们的音乐事业才刚刚开始,正因如此我们才更需要珍视自己的传统。

● 其实早期艺术歌曲中,真正被人遗忘和冷落的作品并不多。换一个角度看,是这些作品传承的媒介和范围出现了偏差。一些歌曲变为音乐院校的教材,或初学者练习作品。这是传播方向出现了偏差,不应该的。我们曾一度批评某作品有资产阶级倾向,或者不够革命等。我们看看青主(廖尚果)先生,他是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推翻封建王朝的先驱。他参加了广州起义,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他哪里不够革命了?哪里不能反映国人的精神了?何况青主、赵元任、萧友梅和李叔同等人一生并不以作曲家自居,但他们确实留下了传世作品。仅从这点,足以让今日的音乐人汗颜。另外,所谓爱国者,今日确实不能和往昔相比。在和平年代大谈爱国,比较谁在作品中更能展现爱国思想,可能如同与空气跳舞一样可笑。那个时代是不同的。有人写出了好作品,其动因不会是住房、奖金和官职。话说回来,那个时代的作品,有时音乐技法是稚嫩的,和同时代的西方大作曲家不能相比。但恰恰因为是在这音乐的襁褓年代,所反映的情感都是真挚的,如同婴儿一样,喜怒哀乐没有虚假。

● 音乐会反应很好,只是影响力有限。殊不知这些是我们的根,不要这些,等于不认祖宗(对音乐人而言)。另外,这些也不能被称为“辛亥歌”,我更愿意称为“中国最早的浪漫主义歌曲”。我当然希望成系统地演唱这些作品,并传播到世界上。我想没有比这些作品更值得做的了。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