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圣咏的现代解读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作者:吴丹
  • 发布时间:2014-11-13
赞个 踩脚

成立12年第一次访华的格利高里合唱团,以中世纪教堂唱诗班的古老和声技巧,翻唱20世纪脍炙人口的流行音乐。他们的天籁和声就像开启时光隧道的密码,带人们远离浮躁

吴丹

格利高里合唱团(Gregorian)的死忠乐迷通常有一种观点:光听唱片不够过瘾,只有亲自到他们的音乐会现场,体会电影片场般的黑暗与神秘,才是全方位感受他们和声之美的最好方式。

四年前,这支合唱团在奥地利中世纪古堡Kreuzenstein举行的那场音乐会,已经成为他们最闻名的商业宣传片。深红与荧蓝光线笼罩的幽暗 舞台上,雾气、火把、拱廊、树林与教堂的彩绘玻璃安静地营造着鬼魅气氛。台上没有一位歌手,只有天籁之声空荡回旋。音乐渐进高潮,舞台强烈的白色背光中突 然出现十几位穿着方济会长袍的黑影。影子们抱着双臂,一边缓缓步出,一边唱着圣咏,如同一队现实版伏地魔。

从1999年成立至今,已经有超过100万的观众看过Gregorian的现场,并为之兴奋不已。他们在16个国家获得金唱片及白金唱片的殊 荣,专辑销量超过550万张。在合唱团发行的十张唱片上,每一张封面都是歌手们身着方济会修道士长袍的形象,肃穆圣洁,掩藏真容。

9月30日,Gregorian将发行他们的最新专辑《Masters of Chant Chapter Ⅷ》,其官网已经公布了他们今年最重要的巡演行程,“2011年将是我们世界巡回演出最成功的一年。我们将出现在中国这一历史性的国家,展开6场巡演。” 这是Gregorian成立12年后首次启动访华之旅。

严肃的流行

从首张唱片《Masters Of Chant》开始,Gregorian就确立了自己的风格——以中世纪教堂唱诗班的古老和声技巧,翻唱20世纪脍炙人口的流行音乐。也可以说,他们的天籁 和声就像一组密码,开启时光隧道,带人们远离浮躁,回到黑暗的中世纪,感受温暖质朴的宗教回声。

这种曾被怀疑为毫无市场的改编方式,最终成为流行音乐界备感新鲜的声音,并传遍全球34个国家。其幕后推手、德国知名的音乐制作人弗兰克·彼得 森(Frank Peterson),用Gregorian的成功再次验证自己充满野心的商业眼光。如果不是他热衷中世纪的合唱艺术,辛苦寻觅来12位英伦各地的男声,并 在流行音乐中注入全新思考,也不会有Gregorian的存在。

关于弗兰克·彼得森,得从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红极一时的Enigma说起。

1990年,Enigma的首张专辑《MCMXC a.D》重新洗涤了人们对New Age的认知。每一个初听这张专辑的人,都会被著名的单曲《Sadeness》所震撼:干净空旷的格利高里圣咏合唱,配上三角铁、串铃、电子尺八与法语低 吟,将中世纪严肃宏大的圣咏与神秘的现代电子乐完美融合。该专辑一出炉就成为德国最畅销的唱片,全球总销量至今已突破1200万张。

Enigma其实是一个音乐工作室,核心人物是米夏埃尔·克雷楚(Michael Cretu),弗兰克·彼得森当时是其主创之一。当年他所负责的音乐部分,正是格利高里圣咏唱段。

在Enigma大获成功后的第二年,弗兰克·彼得森选择自立门户,并按照自己的喜好,于1999年创建了Gregorian。他从英国各地搜罗 了十几位精通古典唱法的男歌手,将他们培训成传统英式教堂和声乐的完美唱诗班。接着,他又从流行音乐中搜寻合适的音乐,要求只有两条:必须是全球流行、耳 熟能详的;必须适合改编为古典和声唱法。

“我们在数百首歌中作选择,最后的名单都是极致精选。”弗兰克·彼得森回忆,这样的严格筛选过程,就像在世界流行音乐史中进行时光回顾之旅。埃 尔顿·约翰、U2、披头士、酷玩乐队、恩雅都是他改编的对象。熟悉Enigma的乐迷常常发现,Gregorian的作品常会有与Enigma如出一辙的 配器和编曲,这恰是弗兰克·彼得森音乐才华的拓展与延续。

除了Enigma与Gregorian,弗兰克·彼得森的另一个得意之作便是莎拉·布莱曼。他一手打造了莎拉最出色的两张专辑《Time to Say Goodbye》(《告别时刻》,1997年)和《La Luna》(《月光女神》,2000年),2004年的《一千零一夜》世界巡演,更是把莎拉的事业推向巅峰。

莎拉曾在Gregorian中客串演唱,目前领衔主唱的则是她的妹妹艾米利亚·布莱曼。此次合唱团访华,也正是由她担任主唱。

来自西方宗教文化

Gregorian在中国的另一个译名是“教皇合唱团”。无论是教皇格利高里还是格利高里圣咏,Gregorian这个词所代表的,都是西方宗教文化渊源中的特定含义。

生活于公元6至7世纪的教皇格利高里一世,在中世纪被尊奉为基督教礼拜仪式之父。这位教皇出身名门,在年轻时曾经历过修道院的苦修生活。在他的 宗教观念里,纯正且平和的清修生活是成圣的关键。因此,当他逐渐步入罗马教廷高层时,便开始着手对各地纷乱的礼拜仪式进行改革。

通过一系列传教士活动与教皇令,格利高里一世制定并推广了一套严格的罗马教会礼拜仪式,包括一年中所要尊奉的宗教节日在内的《格利高里历》,以 及具体的礼拜仪式规程。他甚至规定了仪式流程中使用的诗歌和音乐内容。在他的指示下,教廷的宣传工具塑造了一位聆听圣灵歌唱,并把乐曲记录下来的教皇形 象。这也是后世出现在画布上最多的格利高里一世的形象。

自此,整个西方教会客观上都受到罗马教廷的控制。礼拜仪式中只允许出现一个类型的音乐,而这种音乐在今天被粗略地称为“格利高里圣咏”。这种圣 咏的特点在于,只使用人声清唱,不用任何乐器加以伴奏。旋律极不起眼,大多数句子都是同音反复,以确保唱词被清楚地听见,只在句尾才用一定的花腔。

虽然都用七声音阶,但格利高里圣咏与今天的大小调很不相同,采用的是当时广泛使用的古调式。所以,时至今天,真正的格利高里圣咏已经很难再听到。

如果不是Enigma在首张专辑使用了格利高里圣咏中的一首《行走在和平中》,这种古老的音乐或许还埋没于历史尘埃中。从Enigma至 Gregorian,格利高里圣咏以改头换面的方式重新刺激现代人的耳膜。尽管圣咏的古调痕迹已被现代电子乐的节奏所拂去,其宗教精神的指向也被改变,但 对于越来越贫瘠的现代流行乐来说,将流行、科技、古老与现世的诸多语汇相融,仍是一种很酷的音乐实验。

格利高里合唱团2011中国巡演

10月6日 南京人民大会堂

10月7日 北京展览馆剧场

10月8日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10月10日 广州星海音乐厅

10月11日 深圳深圳音乐厅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