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诗人的爱情笔记
2015-09-17
“钢琴推到卧室门口。同是波兰人的高贵夫人为肖邦演唱,她难以抑制的哭腔在唱一首著名的《圣母颂》,泪滴划过脸庞。一曲终了,肖邦用尽最后的力气,高声赞扬,‘多么美妙的歌唱,请再为我演唱一首……’于是波托夫人再次弹起钢琴,演唱了一首马杰洛的赞美诗。大家都情不自禁的跪在肖邦的床前,没有一个人发出任何声响……就这样,在这首歌声里,肖邦闭上了眼睛,心脏停止了跳动……”
舒曼 为爱情而战
2015-09-03
罗伯特·舒曼(1810年—1856年)与克拉拉·维克(1819年-1896年),是音乐家中的一对贤伉俪。他们的爱情故事足可以编成剧本,搬上大荧幕。当然,已经有人这么办了,一部《亲爱的卡拉拉》以于2008年上映了。
不朽的爱人
2015-08-25
今天,如果你去波恩贝多芬的纪念馆,依旧能看到墙上的那副泰莉莎·布伦斯维克的画像。这幅画像真的是为贝多芬所拥有,因为背后有女人的题记,“给稀世的天才、伟大的艺术家、善良的人。T· B赠”

歌剧无终结
2015-08-23
歌剧曾经过多次改革,也多吹被宣判死刑。赞誉与叱责从来就是一对“双生花”,在歌剧身上也如是。
歌剧,通往当代之路
2015-08-22
很多人都认为接受瓦格纳然后再加以克服是一种宿命。
音乐剧的结束与歌剧的回归
2015-08-22
1949年理查·施特劳斯与世长辞,世界公认他是最后一个世界级的德国歌剧作曲家。
歌剧在欧洲边缘国家的崛起
2015-08-16
民族自觉意识在十九世纪抬头,人民逐渐以自己的语言、文化与历史为荣。浪漫的民族主义开始反抗意大利、法国、德国歌剧的統治,人民甚至在音乐剧院中寻求独立。
世纪之交的歌剧
2015-08-16
很多法国作曲家都以古诺作典范,比才富有异国情调的早期歌剧《採珠者》也不例外,这部旋律甜美、丰盛的作品,是法国大歌剧盛行时以外国为背景的趋势产物。
瓦格纳的歌剧世界
2015-08-15
保罗曾经梦想会有一位艺朮家能够同时写作歌剧的音乐与剧本,他的梦想在瓦格纳身上以强有力、但也极具争议性的方式实现。
威尔第:浪漫的写实主义者
2015-08-15
1901年1月27日,威尔第在他早年发迹与晚年赢得荣誉的迷恋与世长辞,他的作品是罗西尼以来意大利歌剧艺朮的巅峰,是严峻现实、璀璨人生与管弦乐的完美结合。意大利美声歌剧在追求毫不妥协的戏剧表现时,也经历最令人讶异的转折,获得最伟大的艺术力量与最辽阔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