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可夫斯基,孤独的「高阶」是繁华
你应该知道的古典名曲
赞个 踩脚

1.jpg

 

1941年红场阅兵,斯大林的演说到最后,他列举了一连串俄国的伟大先驱者和民族英雄的名字。他这么说:“这一群丧尽天良、毫无人格、充满兽性的人,恬不知耻地号称要消灭伟大的俄罗斯民族,要消灭普列汉诺夫和列宁、别林斯基和车尔尼雪夫斯基、普希金和托尔斯泰、格林卡和柴可夫斯基、高尔基和契诃夫、谢切诺夫和巴甫洛夫、列宾和苏利柯夫、苏沃洛夫和库图佐夫的民族。德国侵略者想对苏联各族人民进行歼灭战?好吧,既然德国人想进行歼灭战,他们就一定会得到歼灭战。”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演说之一,其中“柴可夫斯基”的名字赫然入列。此刻我们将再次长篇大论来讲讲这位俄国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作曲家。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1840年5月7日出生于沃特金斯克一个贵族家庭。父亲是一位官办矿厂的采矿工程师,母亲是父亲的第二任妻子,是一位法裔俄罗斯人。柴可夫斯基5岁开始学钢琴,母亲是他的钢琴启蒙老师。1850年,父亲被任命为圣彼德堡国立大学校长。所谓近水楼台,柴可夫斯基也因此有了非常优异的基础教育,并且在音乐系主任的指导下继续学钢琴。

此时,柴可夫斯基结识了意大利大师路易吉·皮乔利(Luigi Piccioli),这使得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兴趣从德奥转向了意大利——他开始关注、研究罗西尼、贝利尼、多尼采蒂。父亲此时还支持着儿子的音乐爱好,资助柴可夫斯基师从来自纽伦堡的钢琴老师Rudolph Kündinger,这使得柴可夫斯基重拾对德国音乐的兴趣,并且一生都对莫扎特深爱如初。十四岁那年,柴可夫斯基的母亲死于霍乱,那年他创作了一首圆舞曲来纪念母亲。

 

2.jpg

 

1858年柴可夫斯基进入司法部做部长秘书,不久他加入司法部合唱团,随后辞职进入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学习。从圣彼得堡音乐学院毕业之后,他接受莫斯科音乐学院院长尼古莱·鲁宾斯坦(安东·鲁宾斯坦的弟弟)邀请做音乐史的教师,接下来的十年都全心投入教学和创作。教书不能大富大贵,但有充足的创作时间,所以在入职第一年他就完成了《第一号交响曲“冬之梦”》,但听众反应不佳。柴可夫斯基是一个常常在创作领域给自己施压过载的人,终于在1877年,他精神崩溃离开学校。休假一年后他尝试回到学校继续教书,但最终放弃,在瑞士休养一阵子之后,便搬到基辅与妹妹同住。

1868年开始,柴可夫斯基与俄国国民乐派走得很近,1869年在巴拉基列夫建议之后,他写了管弦乐序曲《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序曲》。但此后柴可夫斯基的作曲风格越来越“西化”,这也使得他与“国民乐派”渐行渐远。

 

3.jpg

 

1891年,柴可夫斯基受邀到美国演出自己的作品,当年的五月五日,他在卡内基音乐厅开幕仪式中指挥纽约音乐协会交响乐团演出。美国一行中,他《降B小调第一号钢琴协奏曲》也在演出之列。这首老柴最有名的钢琴协奏曲完稿时却遭受鲁宾斯坦的诟病,一直束之高阁;不料在美国首演却一炮而红。

1893年,在首演第六号交响曲《悲怆》九天后,柴可夫斯基死于圣彼得堡的家中。

 

4.jpg

 

柴可夫斯基是个情感生活非常不幸的人。学生时期,柴可夫斯基曾与黛西莉·阿尔托(Désirée Artôt)恋爱过,在女方嫁作他人后这段感情无疾而终,但柴可夫斯基的《F小调浪漫曲》是写给她的。在莫斯科音乐院教书时,一名偏执的女学生安东妮雅·米露可娃(Antonina Miliukova)疯狂倒追他,甚至发出死亡要挟。其实柴可夫斯基根本不记得有这样一位学生,只是当时自己身陷歌剧《尤金·奥涅金》的创作构思中。普希金的诗作里,尤金年轻时拒绝了塔琪安娜,后来终生悔恨……所以入戏太深的柴可夫斯基觉得自己不能做尤金,就答应了这位女学生的求婚,两人于1877年7月18日结婚。

蜜月还没结束他就后悔了, 7月26日回到莫斯科时他已经濒临崩溃。朋友们都看得出来他的状况不好,但没人意识到有多严重。两周后,他企图跳河自杀,不过彻骨的冰河让他还是放弃了自杀的念头,但也因此染上严重的肺炎。精神完全崩溃的柴可夫斯基逃回圣彼得堡。

哥哥安纳托利(Anatoly)到车站接他时,在人群中几乎认不出这个差点死去的弟弟。柴可夫斯基在邻近的旅馆整整昏迷了两天。这两天他到底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除了安纳托利和精神病医生之外,估计他自己也不知道。医师建议他基彻底改变生活状态,不要再见新婚妻子。自此柴可夫斯基再也没有见过安东妮雅,但会定期寄生活费给她;到死两人的婚姻关系都还保持着。

 

5.jpg

 

柴可夫斯基并不将自己的精神崩溃归咎于安东妮雅,而坚信那是命运的安排,是对他“为了结婚而结婚”的惩罚。尽管这次失败的婚姻成了一生的梦魇,但他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却从未消减。当安纳托利订婚时,柴可夫斯基写了一封感人的信,“有时我真希望能够被一个女人温柔的爱着。我常幻想慈爱女人的拥抱,幻想这枕在她的腿上入眠……”后人以为柴可夫斯基这是在渴望婚姻,其实他只是在思念早逝的母亲。

柴可夫斯基生命中的这位女性与1876年出现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梅克夫人。娜蒂契达·冯·梅克(Nadezhda von Meck)是一位真正的贵族遗孀,丈夫是一位著名的铁路工程师,身后给她留下了庞大的遗产和11个孩子。在没有结识柴可夫斯基之前,她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偶然的机会,她听到了柴可夫斯基的成名曲《暴风雨》,深深地被这位作曲家的才华所折服。她如此慷慨,又方法得当地在经济上资助柴可夫斯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她从柴可夫斯基那些强有力的音乐中听到了自己的孤独。

梅克夫人对柴可夫斯基的资助手段可谓费尽心机,最常用的手法就是委托编曲,然后支付比当时市场价高得多的稿费。这样还是全部,柴可夫斯基每年收到的不知名的900磅资助款,其实也是梅克夫人的善意。这样的善举,梅克夫人坚持了十三年之久。梅克夫人最后给他的书信中表达的意思有两个:其一,由于自己丧失了大量财富,今后不能再对老柴进行资助了;其二,不愿意再和他有过多的交集,暗示着二人的友谊就此终结。

梅克夫人的这份信,无疑给了老柴最沉重的打击。在他的“天鹅之歌”——《B小调第六交响曲“悲怆”》公演之后不久,老柴便撒手人寰了。

 

6.jpg

 

有人认为梅克夫人和柴可夫斯基诀别是因为她发现了柴可夫斯基的同性恋身分,而不是因为破产。不过,她的二女在母亲开始资助柴可夫斯基时,已经告知了母亲这件事,所以梅克夫人应该不会因此诀别的。柴可夫斯基到死也不知的内情是梅克夫人的财政状况比她向外公布的还要差:她的女勒索她、她的儿子挥霍无度,自己也染上了结核病,而且病灶已经蔓延到喉部。在柴可夫斯基去世三个月后,她也因窒息而死。如今公布的另外一个“诀别原因”是梅克夫人手臂萎缩,已经不能再书写,所以才跟柴可夫斯基断绝了来往。

1893年的11月6日,《第六交响曲》首演后九天,柴可夫斯基匆匆去世。他被葬在圣彼得堡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修道院,死后与鲍罗丁、穆索斯基做了邻居。

大家都说他死于霍乱,是喝了被污染的自来水导致的。但近年来大家都更加相信他是被逼自杀身亡的,因为他的同性恋身份遭受到教会乃至法学院校友们的强烈抵制。不过至今柴可夫斯基的真正死因依旧是个迷。

 

7.jpg

 

柴可夫斯基二十五岁从音乐院毕业,翌年起任教于莫斯科音乐院,一晃就是十年。三十七岁时辞去公职成为职业音乐家,除了作曲外,他写音乐评论。他此时期的作品以民谣为基础,创作了《G小调第一号交响曲“冬之梦”》(1866年)、交响诗《罗密欧与朱丽叶序曲》(1870年)、《D大调第一号弦乐四重奏》(1871年)、《C小调第二号交响曲》(1872年),以及以莎士比亚题材创作的交响幻想曲《暴风雨》(1873年)等,均是近于国民乐派的作品。

随后柴可夫斯的音乐逐步西欧化,如三十四岁至三十五岁时所写的《降B小调第一号钢琴协奏曲》、舞剧音乐《天鹅湖》等。

走出婚姻折磨,柴可夫斯基重新振作的第一部作品是根据普希金原著所作的三幕歌剧《尤金·奥涅金》,随后完成了《F小调第四号交响曲》(题献给梅克夫人)以及自己唯一的一部小提琴协奏曲《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除此之外,其他的名作有《E小调第五号交响曲》、芭蕾舞剧《睡美人》、《胡桃夹子》、《天鹅湖》;管弦乐作品《斯拉夫进行曲》、《意大利随想曲》;钢琴组曲《四季(十二月)》以及《D大调弦乐四重奏》等。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