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卡的成功秘笈
你应该知道的古典名曲
赞个 踩脚

1.jpg

 

从本期开始,我们进入俄罗斯民族乐派的音乐世界。俄罗斯的文艺世界另成一套体系,我们需要用很宏大的篇幅来介绍,就从“俄国国民乐派之父”格林卡开始。

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格林卡,1804年生于斯摩棱斯克的诺沃巴斯科伊,故乡是诺佛士已斯科。他有非常幸福的幼年,在一个庄园主家庭中成长,从农奴乐师那里学习小提琴、钢琴,是农奴乐队音乐会的座上客,而且参加演奏小提琴、长笛等。

格林卡很早就接触进步思想:1818~1822年,在圣彼得堡贵族学校寄宿学习期间,接触了十二月党人、诗人丘赫尔别凯、法学家库尼岑、历史学家阿尔谢尼耶夫、心理学家兼美术家加利奇,这些都是当时反农奴制的名人。近朱者赤,这些人深深影响了少年格林卡,他公民意识和热爱自由的思想日益成熟。在圣彼得堡毕业不久,十二月党起义(1825年12月)失败,格林卡也受到牵连。

 

2.jpg

 

在圣彼得堡学习期间,格林卡的音乐天赋有了发挥的天地。他经常涉足剧院,欣赏莫扎特、罗西尼和法国音乐学院教授凯鲁比尼等人的歌剧,跟贝姆学小提琴,跟爱尔兰钢琴家菲尔德学钢琴,师从德国钢琴家、作曲家迈耶尔学乐理。

1824年,格林卡投身公门,任职交通委员会办公厅,但他的心思在搞音乐创作上,此时写出不少室内乐作品、钢琴曲、乐队用曲。此时的代表作有《穷歌手》和《格鲁吉亚之歌》等。

1830~1834年,格林卡先后游学意大利、奥地利、德国,结识了柏辽兹、门德尔松、贝里尼、多尼采蒂等人,受这些人的影响,此时的创作充满了浪漫派的激情,如如室内乐《悲怆三重奏》、《降E大调六重奏》、《威尼斯之夜》、《胜利者》等。

 

3.jpg

 

游学意大利的经历,那里的浪漫主义歌剧勾起了格林卡的兴趣,他萌生了写歌剧的想法。不过他有自己的内心独白,“我真心地不能做一个意大利人,因为我心系祖国,我要写俄罗斯风格的歌剧……”

1834年春,格林卡回国后立即着手他第一部歌剧《伊凡·苏萨宁》的创作。这部歌剧充分体现了19世纪30年代俄罗斯文学中巳树立的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作曲家在诠释历史主题时又遵循将其体现为人民悲剧的原则,从而使俄罗斯人民英勇不屈的爱国主义思想在“苏萨宁”这个形象中得全面表现。苏萨宁这个人民英雄形象出自十二党诗人雷列耶夫的《冗思》。颇具讽刺的是:此剧于1836年在圣彼得堡大剧院首演时剧名改为《为沙皇献身》。这是当时沙皇尼古拉一世的钦定。

《伊凡·苏萨宁》首演成功让格林卡进入了俄罗斯文化圈——普希金、果戈里、茹科夫斯基、奥多耶夫斯基等作家纷纷致以祝贺。不过格林卡音乐中的“人民性”遭受贵族们的抨击,把它定格为“乡巴佬音乐”。《伊凡·苏萨宁》的成功为俄罗斯音乐艺术叩开了新时代的大门,赢得了世界的关注,法国评论家写道:“这不仅仅是部歌剧,而是一部民族史诗。”

 

9.jpg

 

格林卡的第二部歌剧《鲁斯兰与柳德米拉》是一部气势磅礴的作品,从1837年构思至1842年首演于圣彼得堡大剧院,断断续续写了六年,其中他创作了很多高质量的乐曲,如据普希金的诗篇《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我们的玫瑰在哪儿》、《静夜和风》谱写的浪漫曲;还有悲歌《彷徨》、声乐组曲《告别圣彼得堡》等。

生活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在创作《鲁斯兰与柳德米拉》的六年间,两件事折磨这格林卡:其一是1837年沙皇因为欣赏格林卡的音乐才华,一片好意降脂让他担任宫廷合唱团的乐长,岂料尼古拉一世这一纸“皇恩”成了格林卡的负担,因为这个差使跟奴仆无异,格林卡岂能忍受;另一件事是身陷离婚官司,妻子伊万诺娃是个没有文化切心胸狭隘的女人,与丈夫的音乐兴趣格格不入,加之上流社会的无耻诽谤和搬弄是非导致格林卡再也无法维持这段婚姻。可谓祸不单行,两年之中他远离亲朋,埋身于演艺圈中,嫉恨、谎言蜚语使他深陷孤独而难以自拔。蛰居了两年后,格林卡再次踏上游学之路:在法国和西班牙,他记录下民间歌手和吉他手演奏,观察西班牙的民间音乐,从而创作了两部著名的交响序曲:《阿拉·霍塔》、《回忆马德里的夏夜》(现简称为《马德里之夜》)。

 

7.jpg

 

四年的欧洲之行终于使他享誉欧陆。1847年回国后在家乡暂住,翌年三月旅居波兰华沙,期间完成了《回忆卡斯蒂里亚》,《卡玛林斯卡亚幻想曲》,至此他实现了把俄罗民歌交响化的夙愿。

进入19世纪50年代,正值沙俄农奴制改革的前夜,俄国文学中现实主义创作进入成熟期,艺术民主化进程也大步向前。种种因素交织在一起,格林卡萌生了以乌克兰民间习俗和歌颂人民英雄为主题的交响乐创作计划。他有意将果戈里中篇小说里构思的主题谱写成交响乐《达拉斯·布里巴》;1855年他准备写一部描写民间习俗的歌剧《一女两夫》。遗憾的是两部巨著都未能完成。

1856年春,为了研究自己深感兴趣的古老复调音乐,创立有俄罗斯民族特色的对位法,他不顾体弱多病,千里迢迢来到柏林,去拜访曾经的老师迪恩,开始研究意大利复调音乐大师帕莱斯特里纳、亨德尔、巴赫等人的作品。遗憾的是第二年的二月,格林卡病逝柏林,客死他乡。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