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雅,「执牛耳」的西班牙音乐家
你应该知道的古典名曲
赞个 踩脚

a08b87d6277f9e2f3fb5f6791e30e924b899f33b.jpg

 

曼努埃尔•德•法利亚(Manuel de Falla,又译法拉、法雅)是西班牙古典音乐界最伟大的作曲家。

1876年,法雅生于西班牙西南部的海滨城市加迪斯,母亲是他的音乐启蒙老师,9岁起接触钢琴,1890年左右开始在马德里学习钢琴及作曲。

青年时期,法雅对西班牙民族音乐很感兴趣,尤其是对故乡安达卢西亚的弗拉明戈,这在他的作品中有明显的痕迹。法雅在1903年迎来事业起飞。那一年,他的钢琴曲《音乐会快板》获得了技巧性钢琴作品奖;1904年,他的《人生短暂》获得皇家艺术学院西班牙风格的独幕歌剧一等奖,这是他第一部富有个性的作品,也是他的成名之作,不过这部歌剧并未如约搬上舞台。

 

3068640196100822257.jpg

 

在未到巴黎之前,法雅的作品有着浓郁的西班牙民间音乐色彩:他从小生活在西班牙南部的安达卢西亚,早期作品都不自觉地带着弗拉明戈色彩;他从音乐学院毕业后,由于家庭中落,为了维持生计,他只能专职写作西班牙民间喜歌剧“萨苏埃拉”。这些作品虽不成功,却给他积累了大量的创作素材,他多年之后创作的舞剧《三角帽》里的《磨坊主舞曲》就是在这时写的。

从1907年到1914年, 法雅旅居巴黎,与德彪西、拉威尔等作曲家的交集也使他的音乐有印象派特点。

 

9213b07eca806538b1f530369ddda144ad3482fc.jpg

 

旅居巴黎的7年, 对法雅来说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与德彪西、拉威尔切磋交流,所受启发颇多。1909年,他到法国后写的第一部作品《三支旋律》就采用了许多印象派手法,其中伴随着人声的钢琴部分尤有特色。法雅曾说,“倘不是来到巴黎,他将一事无成!”可见法国文化对他的影响。

巴黎一直都是世界文化艺术的汇聚地,在这里法雅还接触了各类型的民族音乐家,比如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和伊戈尔·菲德洛维奇·斯特拉文斯基。

回到马德里, 法雅进入艺术上的成熟阶段,作品《爱情魔法师》是他进入创作成熟期的第一部作品。这是一部带有歌唱的独幕舞剧。《西班牙庭园之夜》是为钢琴和乐队作的交响组曲,作者称为“交响印象”。

《三角帽》是法雅最受欢迎的舞剧音乐——著名的俄国芭蕾舞团经理狄雅基雷夫听到了法雅的作品,立刻请他为芭蕾舞团编写舞剧,于是便诞生了著名的舞剧《三角帽》,在伦敦首演时毕加索亲自为之设计布景 。

 

3c6939e9d5c04bd3a815cbdefcf695d6_R_640_350.jpg

 

在钢琴曲《安达卢西亚幻想曲》和《哈普西科德协奏曲》中,我们看到法雅的创作已经形成了自己体系:以民间曲调构成和弦,外加独特和声手法进行表明。法雅最后一部作品是清唱剧《阿特兰蒂达》,很可惜并未完成。

1938年,佛朗哥命令他出任西班牙音乐研究所所长,翌年法雅迁居阿根廷,从此有生之年再未回到故乡。1946年,法雅在阿根廷高多巴附近阿尔塔格立契亚去世,享年七十岁。一年后(1947年)他的遗骸被运回西班牙,安葬在加迪斯大教堂里。

法雅将自己的艺术植根于西班牙文化中,并广泛吸收外来文化,使西班牙民族乐派走向成熟——这是一种使用法国近代音乐的手法与祖国音乐同化的办法,从而确立西了班牙的新国民乐派。法雅是西班牙当之无愧、最伟大的作曲家。

法雅对于栽培后辈也非常热心,阿夫提尔、沙拉沙尔、尼恩等人都是他的学生。

 4247738873541488156.jpg

 

《火祭舞》,来自舞剧《爱情魔法师》

当年,一代钢琴巨匠鲁宾斯坦曾在美国电影《卡耐基音乐厅》里面演奏过这首《火祭舞》,使得这首作品一炮而红。《火祭舞》是法雅的舞剧《爱情魔法师》中的第九首。

芭蕾舞剧《爱情魔法师》故事情节大致是:美丽的吉卜赛女郎康黛娜自从丈夫死后,又恋上了一个名叫卡密罗的青年。可康黛娜的丈夫阴魂不散,紧紧跟随她。无奈之下,康黛娜只好使出美人计:请另一位漂亮的吉卜赛女郎鲁契亚去与丈夫的阴魂幽会,阴魂果然拜在鲁契亚的石榴裙下,而康黛娜也能随心所欲的追求自己的爱情。

此剧音乐是为西班牙著名舞蹈家、吉卜赛女郎茵贝利奥所写。完成于一九一四年,翌年在马德里首演,此剧的成功提升了法雅的影响力。

 

1d82166aec3bef40207ff112ede580ec.jpg

 

《爱情魔发师》的管弦组曲包括十六段音乐:1. 前奏(景色)、2. 洞窟、3. 夜晚、4. 爱之烦恼、5. 卜者、6. 午夜、7. 火之祭舞、8. 景色、9. 火祭舞、10 .幽灵、11. 恐怖之舞、12. 魔轮、13. 渔夫的故事、14. 哑剧、15. 爱情游戏之舞、16. 终曲(晨钟)。

十六段音乐中,以《火祭舞》最为著名。在夜深人静时,响起了略带恐怖的钟声,小提琴的颤音忽弱忽强,妖气越来越激烈;随后追赶幽灵的第一主题用双簧管奏出。此主题由其他乐器反复呈现;钢琴奏出疯狂的节奏,法国号与小提琴开始第二主题,此主题用长笛再现;然后移至第三主题,长笛与小提琴从最弱音开始向最强音突进,怪诞的形式反复出现之后,迎向极端兴奋的狂喜,粗重的下降三连音符表示火突然熄灭,此曲结束。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