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
撕心裂肺的歌
赞个 踩脚

110-130F9193028.jpg

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泪沾边草,汉史断肠对客归。

——李颀

 

一部饱含血泪倾诉的千古绝唱《胡笳十八拍》,作者是东汉末年的一位女文学家,叫蔡琰,也就是现在俗称的蔡文姬,而她父亲便是中国很有名的史学家、乐师蔡邕。蔡邕在音乐、书法乃至天文学上都有极高的造诣。

在中国历史上有部名琴叫“焦尾琴”,传说蔡邕在被贬官寡居江南时,出门游玩看到一位老妇人正在用桐木烧火做饭,从燃烧的木头中散发出的香气,异香无比,蔡邕便意识到这木头。

蔡邕急忙从柴火堆中把这木头捞了出来,引得那老妇大怒。蔡邕急忙道歉并询问这木头的来历,老妇觉得奇怪,一块普普通通的木头没啥稀奇的。但蔡邕从专业角度上认为这是做琴的上品。老妇倒也大方,便送给他了。蔡邕用这块木头做了一架七弦琴,果不其然,琴声极其美妙动听,只是烧焦的一头无法去掉,便叫做“焦尾琴”。

翻回头说蔡文姬,蔡文姬深受父亲音乐熏陶,音乐造诣自不必说,她的《别鹤操》、《离鸾操》都是其代表作。但她一生颠沛流离,早年丧夫,不久之后父亲应为拒绝司徒王允的著书要求,而别判为董卓余孽而开刀问斩,随后又在李傕、郭汜起兵作乱时候被掳去胡邦……

9e3df8dcd100baa1ba673f194710b912c9fc2ecc.jpg

23岁那年蔡文姬做了匈奴作左贤王的王妃,这一下就深居胡地十二载。她与左贤王共育有二子,在此期间她自学胡笳,学会少数民族的语言。在公元208年,匈奴内乱,蔡文姬上述东汉朝廷,曹操念及与蔡邕的故交,应文姬归汉。

一面是远离十二载的家乡,一面是十二年朝夕相处的夫君和儿子,实难选择。左贤王让她自己定夺,最后蔡文姬还是归汉。归来之后朝廷任命她主修汉史。

与儿子分别当天,蔡文姬甚是平静,平静得都看不出这一别将生死相离,但谁又知她内心的痛苦呢。蔡文姬归汉后,悲叹自己命运多舛,如今虽然安定,却天各一方,无异于阴阳两隔。于是她写下了流传于世的《胡笳十八拍》。

《胡笳十八拍》只是一首琴曲,表达的是悲怨之情,但也“浩然之怨”。南宋崖山之后,也许正是有这类流传广泛的“不胜悲”、充满“浩然之怨”的曲子,才有了“心石铁”的坚持到底,从而使汉族文化血脉不绝于缕,不断延续下去。80多年后,当抗元的兵戈纵横北上时,种族与文化终得重生。

当今大家争论的是《胡笳十八拍》是否真由蔡文姬所作,郭沫若在研究完《胡笳十八拍》后坚定地写道:“那是多么深切动人的作品啊!那是用整个灵魂吐诉出来的绝唱!我坚决相信这就是蔡文姬所作,没有那种经历的人写不出!”

后来郭沫若创作了五幕同名历史剧《蔡文姬》,其中《胡笳十八拍》就是主线剧情,受到了观众一致好评。这既体现了蔡文姬的才华,又肯定了《胡笳十八拍》极高的艺术价值。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