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可夫斯基的《悲怆》
天鹅之歌
赞个 踩脚

1.jpg

19世纪的世界,对思考的人来说是个喜剧,对感受的人来说则是悲剧。

——柴可夫斯基

 

传说在天鹅临死之前,它会发出一生当中最凄美哀婉的叫声。也许是因为它感受到死亡的气息,所以要把握自己最好的光阴,把最美好的东西毫不保留地表现出来。这种现象被人们称作“天鹅之歌”。

这种情形也被人们用来形容艺术家和他们的告别之作——也就是说,当我们听到“这部作品是某人的‘天鹅之歌’”之类的话,说明艺术家在创作他最后一部作品了,那种迫不及待要将痛苦化为绝美的真挚感情,将在这样一部作品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伟大的音乐家柴可夫斯基,他所留下的《悲怆》,就是一首真正的天鹅之歌。

在柴可夫斯基所有的交响乐作品中,最著名的可以说是他在1893年完成的《B小调第六交响曲》,即现在要说的《悲怆》。“悲怆”这个标题其实是老柴的弟弟莫杰斯特想的,他认为这个名称非常切合音乐的主题。而这部作品也深切地表现出柴可夫斯基充满悲剧色彩的人生。

事业上,老柴无疑是成功的,而他个人生活却充满悲伤。1877年,他开始了一段不幸的婚姻,面对安东尼娜过分炙热的崇拜和毫无感情根基的共同生活,再加上安东尼娜有精神分裂症的隐患,使他开始变得惶惶不可终日。

2.jpg

柴可夫斯基虽然在1881年结束这段婚姻,却依旧给自己心灵留下了无法治愈的伤口。

摆脱了不幸婚姻的束缚,但生活过得依旧十分低迷。1890年,柴可夫斯基突然收到梅克夫人的一封信,说自己已经濒临破产,再不能支持老柴的创作,并且暗示要结束和他的友谊。这无疑是个更大的打击。

13年来,柴可夫斯基对梅克夫人的依恋和感激之情深藏心中,她就是自己触碰不到的恋人,给了自己巨大的支持和鼓励。如今这封信,无疑再次将他打入地狱。

从此,柴可夫斯基开始了疯狂而孤独的晚年生活,他把全部时间投入到创作和旅行中。1893年2月,柴可夫斯基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开始发挥余热,创作自己的第六部交响作品《悲怆》,以此来总结一生。

已经五十多岁的柴可夫斯基,体弱多病,多年的苦闷始终挤压心头,使得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太多,像是耄耋之人。可是在创作这部作品时,柴可夫斯基没有感到任何倦怠,反而一腔热情全部释放。作品完成之后,柴可夫斯基给弟弟莫杰斯特写信,“这是我所有作品中最好,最真诚的一部。毫不夸张,我把自己整个心灵都放进这部交响曲中了……”

就在《悲怆》首次公演不足一周,柴可夫斯基就因为染上流行性霍乱,与世长辞。

《悲怆》成为了一首真正的“天鹅之歌”,亦是柴可夫斯基留给人间最后的礼物。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