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曼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
紧握瞬间的灵感
赞个 踩脚

7204e78dh9a2e3fe147a2&690.jpg

我感到我工作时比闲散时更强,所以我祈祷上帝让我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拉赫曼尼诺夫

 

俄国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说过:“我们中间,最俄罗斯的要算柴可夫斯基”,在老柴之后继续秉承俄罗斯风格的就是拉赫曼尼诺夫(Sergei Vasilievich Rachmaninov 1873-1943)。虽然拉赫曼尼诺夫活跃在20世纪乐坛,但他的音乐却属于19世纪的浪漫派,他属于技术娴熟的浪漫派炫技钢琴演奏家,所以他写起钢琴乐曲来可以随心所欲。

拉赫曼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写于1900年,自问世以来就备受人喜爱。《第二钢琴协奏曲》的创作历程很奇特,拉赫曼尼诺夫是先完成第三乐章,才写第一、第二乐章的。

在拉赫曼尼诺夫写出《第二钢琴协奏曲》之前的岁月里,他一直被抑郁症折磨着,几乎毁了他的艺术生涯。这还需从他的《第一交响曲》惨败说起。

1891年,少年得志的拉赫曼尼诺夫在莫斯科音乐学院毕业,并创作了《第一钢琴协奏曲》,受到乐届高度赞誉。柴可夫斯基也对他颇为器重,安排他和自己的新作一起演出,后者为此受益匪浅。此后凭借《升C小调前奏曲》,这位初出茅庐的音乐家更是蜚声世界,此时拉赫曼尼诺夫开始创作自己的第一部大型交响作品,年轻的作曲家踌躇满志,却没有料到灾难即将来临。

Jiker20127222034734.jpg

1897年3月,《第一交响曲》在圣彼得堡首演,出乎意料,观众反应极其冷淡,甚至可以说是糟糕透顶。首演之后,恶评更是接踵而至,当时的音乐团体“强力五人组”本来就对学院派的拉赫曼尼诺夫微词颇多,此时更是群起而攻之,其中安东诺维奇•居伊更是言辞犀利,“假如地狱有音乐学院的话,拉赫曼尼诺夫能因他的《第一交响曲》在那里博得头奖。”居伊等人对“第一交响曲”的恶评彻底击碎的拉赫曼尼诺夫的心理防线。此后他患上抑郁症,万念俱灰、一蹶不振。在随后的两年里,他浑浑噩噩,惶惶不可终日,甚至一度断定自己不是当音乐家的材料,眼瞅着一代音乐大师就此要陨落了。

但朋友们没有放弃他,甚至有人安排他跟大文豪托尔斯泰见面,只是托尔斯泰对他的开导也毫无用处,后来亲人们把拉赫曼尼诺夫拉去看心理医生。这位叫达尔的大夫在详细了解病史之后,对拉赫曼尼诺夫进行了长达四个月的心理治疗。心理暗示法,日复一日的对着半睡眠状态的拉赫曼尼诺夫重复几句话,使他相信自己马上能开始写一部协奏曲。几个月之后,拉赫曼尼诺夫真的摆脱了抑郁症的纠缠,干涸的灵感之泉再次奔涌,他立刻动笔写出了《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第三乐章。长达三年的沉寂,他一个音符都没有写,此刻重新恢复创作力,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激情四溢的乐句搭载着狂喜的心奔流而来,引出一串串动人的旋律。

显然,拉赫曼尼诺夫对自己的新作品太满意了,在作品还没有全部完成时,他就迫不及待得想知道公众的反应。他张罗着上演了两个乐章,钢琴独奏是自己担任,乐队是莫斯科爱乐。令人欣慰的是,首演成功了,拉赫曼尼诺夫才着手把第一乐章写出来。

这部作品,拉赫曼尼诺夫把它献给了达尔医生。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