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格什温的《波吉和贝丝》
黑人的歌剧
赞个 踩脚

1197881345865_1197881345865_r.jpg

 

音乐必须即时反映人民与时代的渴望

——乔治·格什温

 

《波吉和贝丝》是美国音乐家格什温创作的一部歌剧,可它拥有许多不同的标签:音乐剧、爵士乐、摇滚乐、黑人灵歌等等。其实,不论在格什温生前还是身后,许多人都对《波吉和贝丝》有不同的定位。他们并不能领悟,为什么格什温会如此殚精竭虑地叙述这个故事。

1926年,格什温第一次读到了美国作家海沃德的小说《波吉》。作品以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切尔斯顿为背景,讲述一个老掉牙的三角恋故事。但格什温却被小说深深吸引,并萌生以此为题材创作一部民谣歌剧的想法。当格什温向海沃德写信表达这个心愿时,海沃德热情的回应。然而当时格什温档期已满,无暇顾及脚本的编排工作。1927年,海沃德与妻子多羅茜在小说的基础上改编了一个歌剧脚本,只是格什温感觉还不够完善。直到1934年,格什温才动笔去写这部歌剧,在此之前这部作品已在格什温心中构思了九年。

故事发生的地点被确定在切尔斯顿郊外10公里的一个海边小镇,这是一个孕育典型现代主义作品的温床:混乱、无序、肮脏、肉欲横流,聚居着大批赤贫的黑人居民。在切尔斯顿,格什温和海沃德合作把小说改编成歌剧剧本。格什温的作曲工作十分顺利,每晚他把海伍德和弟弟撰写的歌词润色后谱曲。同年8月中旬,格什温离开切尔斯顿,回到波士顿专心把宣叙调和配器完成。由于他没有上过音乐学院,要给乐队配器反而比写曲子慢。就这样剩余的工作前后持续了近一年。1935年7月,整整700页总谱的手稿终于完成。后来英国一位记者大卫·欧文说:格什温喜欢这部歌剧的每一个小结,他从来没有掩饰过对自己创作出《波吉和贝丝》而表现出来什么意外。 

T10CC2XdVrXXc3QI3__075643.jpg

 

接下来,格什温要做的工作就是把他心爱的作品搬上舞台。为了寻觅心中的波吉,他走遍美国。当然,他心中的波吉首先必须是一个黑人。后来,著名音乐评论家多纳推荐格什温听一下一位叫陶德·顿坎的试音,他当时在霍华德大学执教。格什温一口回绝了多纳,因为他不想让一个大学教授来唱自己的歌剧。但多纳比他还固执,在多纳的执意安排下,格什温同意和顿坎见面。

见面时,格什温、妻子、弟弟都在场。顿坎本来打算唱三首歌,如果格什温不喜欢就早些打道回府。结果他唱了一个半小时,顿坎的歌声彻底迷住了他们。格什温欣然取出《波吉和贝丝》的总谱,让顿坎试唱,当唱完《I am on my way》后,所有人都完全被美妙新奇的旋律震慑住。1935年10月10日,《波吉和贝丝》在纽约艾尔林剧院上演,当年连演124场,当时没有人相信这部歌剧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出名的本土音乐作品。

《波吉和贝丝》的真正价值,在格什温生前并没有体现出来,人们对里面那些动人的爵士歌曲倍感兴趣,却对整个歌剧嗤之以鼻。也许《波吉和贝丝》实在太长,结构过于松散。直到1940年,在格什温去世后3年,删节过的《波吉和贝丝》才获得了观众的认可,同年这部剧登上欧洲舞台。

格什温是白人,但是他所依赖的音乐元素却属于黑人。他明白被隔离和被歧视的滋味。因此格什温称呼《波吉和贝丝》是民谣歌剧,是黑人歌剧。1936年当有人要求格什温对《波吉和贝丝》说些什么时,他讲了以下可的话:《波吉和贝丝》讲述美国黑人的生活,我不过是把他们生活中的戏剧性、幽默感、宗教热情、虔诚的迷信、音乐中的舞蹈元素,和那种压抑不住的种族精神表现出来。

1985年,当没有任何删节的《波吉和贝丝》登上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舞台时,没有演员使用麦克风,更没有无聊的调侃,有的是双编制的管弦乐团和70人的合唱团。这次演出标志着《波吉和贝丝》终于成为美国歌剧历史的一部分。早在65年前,格什温就在《波吉和贝丝》总谱的扉页上写过这样一句话,“音乐必须即时反映人民与时代的渴望,我的人民是美国人民,我的时代就是今天。”

《波吉和贝丝》就是这样的作品。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