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卡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
诗人的断章
赞个 踩脚

520px-Michael_Glinka.jpg

 

创造音乐的是人民,作曲家不过把它们编在一起而已

 ——格林卡

 

1804年,格林卡(Mikhail Ivanovich Glinka 1804-1857)出生在俄国斯摩棱斯克一个富裕的农庄里。这是个有着辽阔田野、森林和充满优美音乐的地方,格林卡从小就在这个迷人、静怡的环境中成长,受到了俄罗斯大自然的熏陶,熟悉俄罗斯民俗,经常从农村歌手和奶奶那里听到娓娓动听的乡村民歌,对他之后走上音乐道路有很多的启发。

1818年,14岁的格林卡随父母来到圣彼得堡,进入一家贵族学校学习。在学校中,他掌握了七八种欧洲语言,并同时跟着著名作曲家菲尔德学习作曲,跟着钢琴家麦亚学习钢琴。假期中,他回到家乡,去叔叔家的乐队参加演奏。从学校毕业后,格林卡本来有机会在政府谋职,但他无心从政,回到家乡参加了叔叔的乐队。在这里他学习了海顿、莫扎特、贝多芬的作品,并开了早期的创作。

格林卡求学期间,“十二月党人”的自由思想就在圣彼得堡先进的知识阶层中流传。格林卡所在的贵族学校就有一些老师和同学是“十二月党人”和启蒙学者。格林卡的文学教授兼家庭教师丘赫尔·别凯尔是其中的一位,对格林卡影响很大。丘赫尔·别凯尔是普希金的同学和好友,格林卡在他的引荐下与普希金相识,与普希金结下了深厚友谊。从那时起,格林卡便采用普希金的诗篇谱写了很多优秀的浪漫曲。普希金也对格林卡在民族音乐创作中的种种尝试,给予了热情的鼓励和支持。

1828年夏天,格林卡辞去工作,与朋友一起前往意大利学习音乐。1933年7月,他告别意大利返回俄罗斯。1838年凭借在音乐上的出色表现,格林卡被任命为宫廷合唱团指挥。他接手合唱团之后,才发现情况比他想象中糟糕。由于长期缺乏正规训练,宫廷合唱团的水平低得令人难以想象,有些队员甚至连乐谱都不会看。格林卡到任首先要求所有歌手必须学会识谱。平时队员们懒散成性,不肯就范,格林卡毫不迁就,以身作则、亲自授课。为了补充新歌手,他不拘一格降人才。格林卡在合唱团的工作井然有序,乐团实力蒸蒸日上,渐渐引起一些不学无术之徒的嫉妒与发难。最后格林卡忍无可忍,自知难以继续,于1839年辞职。

012E8F970F6F3BB8FF8080812E8CC5DE.jpg

格林卡就一直想着跟普希金合作,苦于一直没有时间,于是就此机会,打算根据普希金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再创作一部歌剧。普希金自然非常高兴,立刻着手脚本的写作。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诗人在决斗中身亡,剩余的部分只能由旁人代笔。怀着对诗人的思念,格林卡投入了这部歌剧的创作。他谢绝一切访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全力以赴。他后来回忆说,“我曾经通宵处在狂热的状态中,幻想不断地涌现,歌剧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写成。”

1842年12月9日,《鲁斯兰和柳德米拉》在圣彼得堡大歌剧院首演,取得巨大成功。演出结束之后,人们向作曲家报以热烈的掌声,但谁也不曾注意到——还在演出过程中,皇家包厢已经走的空无一人。龙颜大怒,格林卡当然不免遭到上流社会的大肆攻击。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在首演后的几十年来,《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在俄国音乐界引起了持续广泛的争论。有人对该剧脱离现实的倾向,以及脚本缺乏统一构思等问题提出批评;同时也有人对歌剧大加赞美,指出他在俄国音乐史上的重要地位,声称这部歌剧具有鲜明的民族民间音乐特色,高度的艺术技巧和英雄主义、乐观主义精神。

1856年,格林卡前往柏林。这时,他健康状况恶化,病情急转直下,在举目无亲的异地,于1857年2月15日客死柏林。丧事草草了事,墓碑上仅仅刻了一行姓名。1857年4月5日,格林卡的灵柩移往圣彼得堡。如今在他的周围,众星捧月般埋着他的一系列“继承者们”:穆索尔斯基、巴拉基列夫、鲍羅丁、柴可夫斯基……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