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伯牙的《高山流水》
伯牙碎琴谢知音
赞个 踩脚

11.jpg

伯牙鼓琴,志在高山,子期曰, 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

而志在流水,子期曰,善哉乎鼓琴,洋洋乎若江河。 

——《列子•汤问》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为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这是在讲人尽皆知高山流水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战国时期的楚国。现在这个地方还存有这个古迹——古琴台(又名伯牙台),位于现在武汉市汉阳区龜山西路,月湖东畔。

相传在楚国,士大夫俞伯牙擅长抚琴,后来投奔晋国做官。有一年中秋之夜他出使楚国,坐船来到川江峡口,突遇狂风暴雨,船夫无奈只能抛锚停船。风停雨歇后,俞伯牙见这高山之间的川江有别样韵味,不禁犯了琴瘾,在船上藉此情景弹奏起来。正当他弹到兴起,不了琴弦断了一根,猛然抬头看到不远处山崖之上有一樵夫正在闭目倾听,沉醉其中。

起初俞伯牙瞧不起钟子期,以为这蛮荒之地不会有懂音乐的人。钟子期见状答曰,“先生不必生疑,小人打柴被暴雨阻隔于此。雨停正要回家,忽然琴声骤起,不觉听着上瘾!”俞伯牙略带傲慢的问,“如此荒野也有懂音乐的人?”子期淡定回答:“大人错了,如果荒山野岭没有听琴之人,那这寂静的大江之畔又怎会有弹琴之人呢?”

见此人如此回答,俞伯牙闭目凝神,又弹奏一曲继续问道,“你既然懂琴,可知老夫刚才弹的是什么曲子?”子期作答:“略知一二,方才大人所弹,那是您见到山中川江在雨后的感慨。起初大人的琴声是那般昂扬雄浑,就像这巍峨高山;后来的琴声是那样浩浩荡荡,就像涛涛流水……”

1.jpg

俞伯牙感到十分惊讶!没想到这个樵夫对琴的领悟如此到位,急忙推琴而起,拱手作礼:“真是荒山藏美玉,黄土埋明珠。老夫游遍五湖四海,遍访知音,今遇先生,此生心意已了!”二人促膝长谈,俞伯牙才知道钟子期虽然是个樵夫,可学识渊博,深谙乐理,是一个有很高音乐修为的人。他不愿意做官,隐居打柴为生。两人意气相投,相见恨晚,于是在这高山流水的见证之下,结拜为兄弟。

俞伯牙说:“我与贤弟知音一场,就把刚才弹奏的那段曲子叫《高山流水》!以纪念你我相识。”次日,艳阳高照,汉阳江口两人挥泪分别,约定明年中秋月圆在此相聚。

时间飞逝,转眼一年期限已过,到了约定之时,俞伯牙又泛舟来到汉阳江口,始终不见钟子期前来赴约。一打听才知道钟子期已年前病逝,俞伯牙顿时热泪长流,几经找寻,来到子期墓前捶打着墓碑:“可怜我遍访天下遇到知音,却不料贤弟如此狠心先我而去。天地不公啊,你我在此诀别,让我再为你弹一次《高山流水》吧。”

俞伯牙盘坐琴前,热泪盈眶,泣不成声的弹完此曲,“历尽天涯无足语,此曲终兮不复弹!”说完他抽刀断弦,把琴在墓碑上摔得粉碎。俞伯牙此后终身再不弹琴,然而这美丽的故事却流传下来,给后人留下一段摔琴谢知乐的美谈。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