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可夫斯基和《女靴》
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
赞个 踩脚

333.jpg

灵魂完全不是漂亮地指挥,而是如公牛一样能殚精竭虑全心工作时的心理状态

——柴可夫斯基

 

提到柴可夫斯基所写的歌剧《女靴》,还得从《铁匠瓦库拉》说起。1874年,柴可夫斯基开始了对《铁匠瓦库拉》(Vakula the Smith 1876)的创作,这部歌剧并不完美,对于大众来说,很多片段晦涩难懂。于是柴可夫斯基将歌剧中几个场景的音乐重新写了一遍,一些地方被删减,又增加了许多新的唱段,使得这部歌剧变得更通俗易懂。1885年这部歌剧修改完成,并重新命名《女靴》。

《女靴》于1886年在莫斯科大剧院首演,不巧的是乐队指挥伊克•阿尔塔尼却在排练时患上重病。对于一个交响乐团,指挥是灵魂人物,为了保证歌剧按时上演,剧院老板希望柴可夫斯基亲自执棒。老柴心里却十分忐忑,但事已至此、只能答应。

不过意外种种,原定在1885-1886的戏剧节上公演《女靴》,却未能如愿,直到下一个歌剧演出季才正式登台。虽然此时的乐团指挥阿尔托尼已经康复,但本人和剧院老板依旧坚持此剧应由老柴亲自指挥。于是在首演的指挥台上出现了柴可夫斯基的背影。

11111.jpg

20多年了,柴可夫斯基可是从来不肯碰指挥棒的,因为多年前的一段经历让他对指挥工作心有余悸。那是1867-1868年的戏剧节,安东•鲁宾斯坦邀请老柴来做歌剧《市长》的乐队指挥,指挥经验为零的老柴悻然答应。在公演之前,乐队已经花了很长时间在排练上,乐谱上每一个音符都深深刻在团员的脑子里了,再加上排练时,柴可夫斯基并没有出什么大失误,所以大家都不担心正式演出会出什么意外。

但正式公演时,意外偏偏发生了。当柴可夫斯基走上舞台,面对台下黑压压的观众,突然紧张起来。他从来没有这种在舞台上直面观众的经历,看着观众们期待的眼神,他一下子把将要指挥的曲子忘得一干二净,甚至身体都不受大脑控制了。老柴只能努力镇定心神,开始这次噩梦般的旅程。好在乐队对音乐烂熟于心,并没有按照老柴错误的指挥进行才保证当天的演出顺利结束;柴可夫斯基却对自己失望透顶,大家纷纷来安慰他说没关系,但这次指挥的经历的确吓到他了——此后20年,他 再也没碰过指挥棒。

这次大家极力推荐自己做《女靴》的首演指挥,从前的失败经历都让他躁动不安。在结束最后一次的排练后,柴可夫斯基开始后悔答应了这件让自己挠头的事,万一重演上一次的失败怎么办?岂不又是一个笑话?

不过临阵脱逃的确不是自己的个性,只能硬着头皮上舞台了。当再次面对观众的期待时,柴可夫斯基深深吸了一口气,向台下的观众鞠躬。这次柴可夫斯基出奇的镇定,多年来的创作里程和舞台经验,使他此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了,再也没有当初的紧张和压迫感。指挥很成功,乐队配合也天衣无缝,当最后一个音乐符落下时,全场观众起立致敬,掌声雷鸣。

柴可夫斯基终于成功的指挥了歌剧《女靴》首演,这场音乐会上,他的指挥棒真正地控制了在场几百观众的意志,也证明了自己除了在作曲上的天赋之外,在指挥领域也不是一无是处。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