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卡的《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
凯恩的传奇
赞个 踩脚

 

 

080201221948191.jpg

普希金和格林卡都创造了新的俄罗斯语言,一个是在诗里,一个是在音乐里。

——斯塔索夫

 

大名鼎鼎的普希金创作了《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这首诗,随后由格林卡改编成一首浪漫曲。单单提及这两个名字,世人就会情不自禁地立正行注目礼了。普希金重建了俄罗斯的语言,确立了俄语的语言规范,而格林卡则奠定了俄罗斯音乐的基础,称得上是“俄罗斯音乐教父”。这俩人是俄罗斯近代艺术的旗帜,俩人因此常被后人相提并论。

普希金和格林卡也年龄相仿,普希金年长5岁,生于1799年。格林卡是在自己的老师家第一次见到这位兄长的,从此两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格林卡经常把普希金的诗作为创作题材,也是思想源泉。因此有人说格林卡是“音乐里的普希金”。

这首《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浪漫曲,不仅是俩人珠联璧合的杰作,在这首乐曲的背后,当然少不了一个女人,把他俩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她就是凯恩。

《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原诗名就叫《致凯恩》,“凯恩”全名安娜·彼得洛芙娜·凯恩,生于1800年,比普希金还小一岁。1819年,普希金在一个政府交通部上班,结识了一些比较激进的“十二月党人”,经常出入于圣彼得堡一些进步人士的文艺沙龙。在一次舞会上,普希金和凯恩相遇,坠入爱河。因普希金明显的自由和反专制倾向,在1823年被抓,押解到普斯科夫省米哈伊洛夫斯克村,从此被监视,失去自由。两年后,正当他陷于孤独和痛苦中时,凯恩来自己姑妈家暂住,离看守所不远,俩人便得以重逢、相谈甚欢。但与凯恩的离别,普希金依依不舍,就此写了《致凯恩》情诗,作为临别赠言。

《致凯恩》是他的代表作,这首诗感情起伏跌宕,写出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在看守所失去自由时,并不失去对自由的向往。

6年之后,普希金便和莫斯科第一美人冈察洛娃结婚了。自古红颜祸水是非多,再6年后,普希金音与妻子的姘头决斗,而倒在阴谋炮制的子弹下,卒于38岁。

 

u=53878037,1075622441&fm=21&gp=0.jpg

 

普希金死后3年,格林卡也与妻子渐渐地形如路人,最终离婚。恰在此时,前面提到的凯恩的女儿:小凯恩出现了。他俩随即坠入爱河,处在热恋中的格林卡发现普希金当年的那首诗作——《致凯恩》。于是,便以此为题材,谱曲《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来向小凯恩表达爱意。

《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质量不输《致凯恩》,是格林卡浪漫曲里的上乘之作。音乐旋律柔软委婉,中间一段却焦躁不安、感情压抑,反映出诗人对爱情的不确定;但最后豁然开朗走向光明,表现出爱情给人生带来无穷的动力和希望。是对爱情的歌颂,更是对人类美好情感的传扬。

聆听《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你会惊讶于音乐旋律和诗词的韵律结合得天衣无缝,让人不由地感叹俄罗斯文学与音乐的伟大,也让人切身体会到“音乐里的普希金”确实非同凡响。

 

(知乐点评:有一种痛苦是,上天给了你全世界,但你最想要的,却永远也得不到……)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