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柴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一生一部协奏曲
赞个 踩脚

第一乐章:Allegro non troppo

第二乐章:Adagio

第三乐章:Allegro giocoso, ma non troppo vivace

1.jpg

意见和感情的相同,比之触碰更能把两个人结合在一起,这样两个人尽管隔得很远,却也很近。

——柴可夫斯基

 

在小提琴音乐史上,能与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比肩的,大概只有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了。

与贝多芬、布拉姆斯、门德尔松一样,柴可夫斯基一生也只写过一部小提琴协奏曲。现在,人们称这4部奏曲为“四大小协”。

当然,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4位大师都不具备小提琴演奏水平,或者干脆不会。

此曲写于1878年,这部作品或许对柴可夫斯基来说真的是一个新的开始,却也好事多磨:他刚摆脱了让自己头疼的婚姻,经济上和精神上有了梅克夫人的支持,又结交了一些新朋友,住在瑞士的一处疗养地,心情不错。《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写得很顺利,全部完成也只用了20多天。

作品完成,柴可夫斯基自然把乐谱寄给了梅克夫人,想听听她的意见。梅克夫人看过乐谱之后提出了不少意见,柴可夫斯基都一一回应。虽然梅克夫人有一定的音乐修养,但毕竟不是音乐家,柴可夫斯基尊重她的看法,却不会动摇自己,不过他还是希望能够征求专家意见——如果没有演奏大师的认可,这样技巧性极强的作品是不能被轻易定稿的。柴可夫斯基选中了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的教授利奥波德·奥尔。

奥尔是小提琴演奏史上的一位名家,也是一位名教授,开创了小提琴的俄罗斯学派。奥尔看了《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乐谱反应很冷淡,没有提出什么具体意见,只是给出了“无法演奏”的纯技术性鉴定。柴可夫斯基原本想把这部协奏曲献给奥尔,不料却“剃头挑儿”了。不过对方只是在技术上给予否定,对音乐本身并没有恶意的攻击,所以两人之间没有发生更多的不快,只是作品因此被搁置了。

 

后来,一位在维也纳的俄国小提琴家布罗兹基拿到了《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乐谱,经过两年多的努力,解决了演奏上的技术难题。1881年12月,布罗兹基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在维也纳首演了《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但以失败告终。

123.jpg

首演不成功倒也罢了,然而更令人沮丧的是,这部作品竟遭到来自维也纳的严厉指责,甚至是恶毒的攻击,其中措词最激烈、语意最刻毒的是维也纳的大批评家汉斯立克。

汉斯立克是当时欧洲著名的评论家,他学养深厚,曾是几家报社的音乐编辑和音乐评论员,并在维亚纳大学教历史和音乐美学。汉斯里克显然不满于音乐中有过多的民间色彩,而且过于热烈的节奏也不合维也纳音乐传统的规范……

好在音乐家布罗兹基对恶评如潮充耳不闻,在各地坚持演出,最终使这部作品获得了成功。为了表达谢意,柴可夫斯基把这部作品献给了他。批评家奥尔后来也改变了当初的看法,亲自演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并尽力推广,在他的学生中教授这首曲子,为这部协奏曲能获得如今的“显赫地位”立下汗马功劳。

 

经过这次磨砺后,老柴再也没有碰过小提琴协奏曲,但一曲封王足够了。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