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洛维约夫·谢多伊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传承半世纪的浪漫
赞个 踩脚

002adWefty6GaRmQo697d&690.jpg

“歌曲复杂或简单,是并不重要的。终究不是因为这点才受人喜爱。只有当人们在歌曲里寻找自己生活的旅伴、自己思想和情绪的旅伴,这样的歌才会受人欢迎。”

——索洛维约夫·谢多伊

 

瓦西里·索洛维约夫·谢多伊出生于圣彼得堡,在良好的家庭教育下,瓦西里七八岁时,便能把听来的歌曲用吉他和小提琴流利地弹奏出来。十月革命后,索洛维约夫一家从阴暗的地窖里搬到了一座有钢琴的宽敞住宅里,10岁的瓦西里开始正式跟随老师学习钢琴。中学毕业后,瓦西里先后在几处俱乐部和文化馆工作,这位十六七岁的少年经常随着舞台上的剧情发展进行即兴伴奏,显露他的才华。

关于他后来创作《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有着许多不平凡的经历。1956年,前苏联正在举行全国运动会,莫斯科电影制片厂摄制了一部大型文献纪录片——《在运动大会的日子里》。索洛维约夫与诗人马都索夫斯基合作为影片写了4首插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便是其中的一首。

 

米哈伊尔·马都索夫斯基当时是苏联著名的歌词作家,苏联国家文艺奖金获得者。1942年春天,他曾在一家战地报纸上发表过小诗《歌唱伊尔敏湖》,老音乐家马里安·柯伐尔将这首诗谱成歌曲,但是没有引起人们的任何反响。25年以后,留在诗人创作记忆深处的那首歌的音调基础、韵律结构重新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中获得了生命。马都索夫斯基的诗,描绘了俄罗斯大自然的纯朴美,歌曲中年轻人的心声、萌动的爱情和黎明前的告别都和这大自然的美交融在一起。索洛维约夫·谢多伊水晶般剔透的旋律,充分展现了他诗歌的形象,那仿佛就是从俄罗斯大自然的肚子里诞生出来的。用作曲家本人的话说,就是“顺着字母从笔尖底下流出来的”。

 

111.jpg

 

虽然创作过程如此顺利,但好事多磨。据马都索夫斯基回忆:当初,这首歌拿去录音时,电影厂的音乐部负责人审听之后并不满意,并且毫不客气地对他说:“您的这首新作平庸得很。真没想到您这样一位著名作曲家会写出这种东西来。”一盆冷水泼过来让人的心都冷了。

然而,影片上映后,歌曲受到了年轻人的欢迎。第二年,莫斯科举行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直到开幕前的两个月,联欢节筹委会才决定选送这首并非为联欢节而作的抒情歌曲去参加联欢节歌曲大赛,结果它一举夺得了金奖。那一届的联欢,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是唱着“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登上列车挥手告别的。从此,这首令人心醉的歌曲飞出了苏联国界,世界人民都对它熟悉起来了。

1958年,莫斯科举办第一届国际柴可夫斯基钢琴比赛,美国青年钢琴家范·克莱本获得了冠军。他在告别音乐会上弹奏这一乐曲,引起全场暴风雨般的掌声,听众们都站起来齐声高唱。克莱本回国后就把这首歌作为常演曲目保留了下来。1962年,还是“冷战”期间,肯尼·鲍尔用英语录唱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成了美国当年的畅销唱片。法国作曲家兼歌手法兰西斯·雷马克借用这个曲调另填法语歌词,取名《春天的铃兰》,在法国也唱红一时。

近半个世纪以来,这首乐曲仍然保持着它的魅力,这不仅仅源于它艺术上的成功,还源自于一种崇高的人生追求。当时苏联评论界认为:“杜那耶夫斯基的《祖国进行曲》中的爱国主义主题在索洛维约夫·谢多伊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中,借另一种形式、以新的面貌出现。”歌曲的内涵在传唱过程中已不是单纯的对爱情的描绘了,也不仅仅是莫斯科近郊夜晚的景色,它已融入了俄罗斯人民对祖国、对友谊、对一切美好事物的爱。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