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晓玫:今夜,献给那些没有机会的人
  • 来源:汇演
  • 作者:佚名
  • 发布时间:2014-11-10
赞个 踩脚

585.jpg

11月9日,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演艺厅。朱晓玫。一场引发最大程度关注的音乐会,在一个“最小”的舞台上进行。

这些年,很少有一位中国音乐家能搅动沉寂之中的波澜。朱晓玫却吹起满城风潮,直到今晚,归于凝神谛听。
在演出后的互动环节,感谢之余,朱晓玫说了这样的话:“来上海演出很不一般。我妈妈整整五十年,天天想回上海,但是没有还她一个愿望她就走了,然后我回来了。一想到乐界很多老前辈都已经走了,他们都没有这样一个重新站在舞台上的机会,他们连做人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这里弹一支巴赫的《慢板》,献给那些没有机会的老先生们。”
30变奏最后一个长长的重音后,咏叹调主题静静地重现。这次,朱晓玫前后两段都没有反复。在一处有意为之的停顿后,最后的G音轻轻奏响,又轻轻散去。
等到最后的余音殆尽,全场爆发出欢呼。在一段追念故人的讲话后,朱晓玫加演了巴赫的一支《慢板》,献给未能像她那样从浩劫中走出来的顾圣婴们。这首她曾在莱比锡巴赫目前加演的曲子,此番一改往日平静。朱晓玫指下和弦的力度逐一加重,音乐被推着不断向前,直至最后倏然消失。所有人都起立鼓掌。朱晓玫再度双手合十,向四周深深鞠躬。先前的错音已被忘却,在归乡的朱晓玫的面前,每一个人都是支持者。
朱晓玫的巴赫和《哥德堡变奏曲》,是人的音乐。
很罕见地,朱晓玫亲自为今晚演出的节目册撰写说明。关于《哥德堡变奏曲》的描述如是:“我经常开玩笑说,这部作品是应该在药店里卖的,因为它是能让人找到平衡、舒畅和安宁的感觉,而不是让人睡觉的。这部作品共分32段,有主题、30段变奏和主题重现,30段变奏好像是我人生的30个章节,我人生的各种经历都能在里面找到。我经过多年的思考、揣摩和现场演奏,将30段变奏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主题到变奏24;第二部分,变奏25:第三部分,变奏26到主题重现。”
 
1.jpg
有一种说法:图雷克诠释了《哥德堡变奏曲》上线,古尔德解构了一切可能性,听朱晓玫,只为品味她这个人。
今天的演出,知名音乐学者、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杨燕迪品味的结果是“良上”。在他看来,朱晓玫的表现不算完美,前半程有些地方错音漏音,明显有适应的过程。“但是,对这个曲子,她有很深的个人理解,有东方的味道,非常柔顺自然。那些痛苦的,深思冥想的片段,尤其好,而弹快速的,炫技性的段落,可能受到年龄等各种因素影响,比较一般。”
具体到细节,堪称《哥德堡变奏曲》最重要的第25变奏,杨燕迪用“极其痛苦、极其伟大”来形容。
而在另一位亲临现场的乐迷君石口中,“如此前一些人担心和朱晓玫本人坦陈的那样,现场音乐会从来不可能十全十美。就技术而言,这甚至是一次充满缺憾的演绎——起头的咏叹调主题在头几个小节的惊艳后,并没有朝着‘出神入化’的方向发展。而从第1变奏开始,错音、漏音和气息上的突然停顿就贯穿全曲。在第5、第17、第23等考验快速技术的变奏中,朱晓玫的手指多少显得力不从心。”
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杨韵琳今夜带着琴谱步入了音乐厅。她评价朱晓玫“非常朴素,没有华丽的炫技,是一个女性版本,带有法国风味,虽然也有刚强的表达,但更给人以纤细敏感的印象。”
朴实,不做作,人和音乐非常统一,也是杨燕迪的断语。
 
proxy.jpg
朴实或许也在于,演出后的交流中,朱晓玫两次提到顾圣婴,提到上音17位老师,声音近乎哽咽。
回到音乐本身。“毫无疑问,巴赫会让我忘记一切。”朱晓玫在互动环节中说。《哥德堡变奏曲》已经历了100多个录音的演绎。300年前,凯塞林克伯爵用一只装满金路易的金杯作为对巴赫的酬谢。这也是巴赫终其一生最丰厚的物质回报。如今,一位中国音乐家,同样终其一生,来解读巴赫音乐中的永世精神。
这或许是最动人的时刻。时空映照,东西融通,既见经典,又有创新,终成一首全人类的赞歌。
朱晓玫上海首演,献给那些没有机会的人。也献给全人类。
 
23462A602-0.jpg
 
11月9日演出现场互动
 
朱晓玫: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我在巴黎听说大家都来买我的票,十分感动。能来上海演出很不一般。
我妈妈整整五十年,天天想回上海,但是没有还她一个愿望她就走了,然后我回来了。一想到乐界很多老前辈都已经走了,像顾圣婴老师,上音17位老师,他们都没有这样一个重新站在舞台上的机会,他们连做人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这里弹一支巴赫的《慢板》,献给那些再也没有机会的老先生们。
还有啥问题吗?非常感谢大家这么安静,你们是怎么做到这么安静的?你们一个多小时跟着我走,我非常感动。
还有,上交的这个厅,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好的音响(效果)。
 
问:在莱比锡音乐会上返场也弹了《慢板》很平静,这次慢板很激动?
答:我生在上海,顾圣婴也在上海,所有事情在一起,我就很激动。
 
问:今天反复得很随意?
回答:现场我从来不全部反复,需要一气呵成的时候,反复会把内在的节奏拖下来。所以,我总是现场决定。
 
问:今天演奏中似乎有几处有所停顿?
答: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就是现场的结果。
 
问:关于装饰音的运用?
答:装饰音在大键琴上很漂亮,但在钢琴上,就没有那么漂亮,但也不能完全没有,所以中庸地选择用一些,别太多。
 
问:你自己最喜欢的哥德堡变奏是哪个版本?
答:每个版本都一不样,我听了很多版本,太多,但是我还是决定要录一个自己的版本。版本真的已经太多,所以我的唱片尘封了十年。中国人弹的巴赫不一样,中国人更加细腻,更加有情感,而不是学院式的。我想,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结合在一起是最好的。所以,当年我向银行借钱也一定要去录音,就是想要有一个中国人演奏的版本。
 
问:有些人喜欢站在台前,有些人躲在背后,你怎么看?
答:我想要躲在音乐背后,躲在作曲家背后,往往会使得音乐更有力量。
 
问:25年来,你的经历,从穷困寂寞到备受挫折,再到今天被重新备受瞩目,这要巨大的变化会影响你的音乐吗?
答:中国有句的老话:“人怕出名猪怕壮”,我也很担心外界的炒作把我抬的很高,那样反而会摔得很惨。所以我一直非常小心,告诫自己,不要太多的开音乐会。
 
问:弹巴赫的意义是在于“让你忘记一切”?
答:是的,毫无疑问,巴赫会让我忘记一切。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