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家盛原与巴赫的音乐对话
1月31日19:30中山音乐堂精彩首献
  • 来源:网络
  • 作者:佚名
  • 发布时间:2015-01-12
赞个 踩脚

 201501121132135953.jpg

1月31日19:30,钢琴家盛原将再登中山音乐堂的舞台,给听众们带来“永远的哥德堡—羽管键琴版巴赫《哥德堡变奏曲》”音乐会。盛原曾多次举办巴赫专场音乐会,对其作品的研究与演奏也颇受国际乐坛的瞩目,更被英国《国际钢琴杂志》盛赞为“中国诠释巴赫的领军人物”。在此次音乐会上,盛原将首次以羽管键琴的形式,演奏巴赫西方经典键盘作品中最宏伟的一部《哥德堡变奏曲》。

听盛原谈巴赫

盛原身上有很多标签,“巴赫”则是他众多标签之一。谈到巴赫,盛原有着特殊的感情。“我觉得巴赫的音乐是超时空的。 虽然他生活在三百年前的德国,没有离开过,但却并没有被生活时空和当时的音乐文化所局限。他的音乐代表了他丰富的想象力和对世界、宇宙的理解。巴赫借助了当时及之前的文化语言,表达了他对整个宇宙的深刻理解。”

“巴赫的音乐是人类感性和理性的高度结合。”十年磨一剑,多年来他潜心研究巴赫的作品,全方位的去表达自己对于巴赫的理解。他觉得“巴赫的音乐就像建筑,有不同的建筑元素和材料。每一种元素和材料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色彩,而每个独特的个性都饱含着独特的情感色彩。巴赫他用理性的结构把不同的元素,也是把人不同的感情用理性的方式巧妙的组合在一起。”

要想把理性的结构逻辑和构思最生动、清晰的表现出来,就要把每一个音乐元素赋予生动的色彩。巴赫用这种方法把感性和理性结合起来。所以说任何抛弃情感只表现理性,或者忽视理性只偏向表现情感的诠释都偏离了巴赫的本意,是失败的诠释。

“这是我羽管键琴版《哥德堡变奏曲》的首演”

提到羽管键琴,很多人可能对这种乐器并不熟悉。羽管键琴是16世纪至18世纪盛行于欧洲的键盘乐器,它的鼻祖应该算是中东的乌德琴。“乌德琴经过丝绸之路和上千年的变迁传到中国逐渐发展成琵琶。向西流传,经过多年时间和空间的旅途,到了欧洲,逐渐演变成琉特琴也被称为鲁特琴,是一种弹拨乐器,是吉他的前身。而羽管键琴是琉特琴和管风琴的结合。羽管键琴的制作起源于15世纪末的意大利,后来传播到欧洲各国。所以说羽管键琴的传统演奏风格、音乐风格和音乐语汇很多都受到了琉特琴和管风琴的影响。但由于羽管键琴不能自由的进行音量大小的变化和转换,意大利人克里斯托弗利对其进行了改造,发明了击弦的羽管键琴,也被称为击弦古钢琴,是钢琴的祖先。”

《哥德堡变奏曲》(BWV988)是巴赫晚期的一部键盘作品,也是音乐史上规模最大,结构最恢宏,最伟大的变奏曲。本次音乐会盛原将演奏全曲32段,长达80余分钟。在谈到为什么会选择这部伟大的作品时,盛原说“巴赫毕生创作了很多键盘乐器的作品,但为羽管键琴写的作品却少之又少。著名的只有《意大利协奏曲》(BWV 971)、《法国风格序曲》(BWV831)和《哥德堡变奏曲》(BWV988)。《哥德堡变奏曲》(BWV988)是巴赫西方经典键盘作品中最宏伟的一部,也是我羽管键琴的首次公演。” 盛原特别为本次音乐会购置了羽管键琴,届时现场的听众们将有幸一睹羽管键琴的风采。

“弹奏《哥德堡变奏曲》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

弹奏巴赫的作品是挑战,“因为他的作曲并非钢琴化的作曲,你需要思考很多东西”。盛原坦言,弹奏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对自己是一个挑战。 “演奏《哥德堡变奏曲》(BWV988)的难度并不在于演奏每一个变奏。巴赫的《平均律键盘曲集》(BWV 846-893)中的赋格、前奏曲,《赋格的艺术》(BWV 1080)等作品的难度都在《哥德堡变奏曲》(BWV 988)中每一个单独的变奏之上。这部作品最大的难度在于对宏伟架构和整体结构的宏观把握。”

“这部作品的每一个段落、每一个细节都是一个整体,都不是无序独立的存在,同时他们又都是整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每一个部分为整体服务,有独特的作用、位置和情绪。执行部分的任务时应对整体进行考虑。整体又是宏观的,所以说弹奏《哥德堡变奏曲》(BWV 988)要有看宇宙一样的宏观眼光。”

《哥德堡变奏曲》是为数不多宏大的音乐作品,对每一位演奏者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中外很多钢琴家都曾对《哥德堡变奏曲》(BWV988)进行过诠释,每个版本都体现了不同艺术家对巴赫作品的不同理解。谈到自己的版本与其他钢琴家的版本有何不同时,他坦言道 “其实每个人对巴赫作品的理解都不尽相同。我会用一种生动而有序的语言,能够让听众听懂的音乐语汇来和大家交流。”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位听众对作品都会有不同的感受。“现场听众们对我的诠释有什么样的理解就要听众们来回答了。”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